中甲

狂武仙途 第二章 巡察使

2020-01-14 10:35: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狂武仙途 第二章 巡察使

部族议事厅主座上,坐着一个仪态威严的中年男子,身后斜插一把刀,下首两侧落座的是徐家父子——徐藐、徐少威。

徐藐是徐家家主,也是桑勒部族长老,其子徐少威是部族里的修炼天才,十六岁便踏进了炼体境第七重,在部族同龄人当中首屈一指,被视为罗山的接班人。

见罗凌突然闯进来,三人的目光齐射了过去。

“没见到我正跟巡察使大人议事吗?滚出去!”

徐藐端坐未动,三角眼一瞪,精光暴闪,筑元境初期修为猛然波动,不怒自威。

嗯?这小子怎么还活着?

好你个都建强,真特么废,比这小子还废!

徐少威脸上掠过一抹讶色,然后凶狠地看着罗凌,杀机隐现。

罗凌不为所动,区区筑元境还压制不了他的神魂,看了一眼正中端坐的中年男子,眼里微不可察地掠过一抹异色,然后给了徐藐一个大大的白眼,“老狗,你家死人啦?为何叫得这么凶?”

老狗?堂堂部族长老,竟然被一个废柴叫成老狗!

这让徐藐情何以堪?

作为长辈,在巡察使跟前,不好公然向一个晚辈出手,那样有失身份。

可心中怒壑难填,便向对面的儿子徐少威使眼色。

他不好出手,但徐少威跟罗凌同辈,自然可以出手教训一下。

“敢在巡察使大人面前出言不逊,简直目中无人,太放肆了!就让我教教你如何做人!”

其实根本不用徐藐暗示,徐少威已然暴怒起身,厉声呵斥时,气势汹汹地向罗凌逼了过去,一拳轰出。

敢骂自己的老子是老狗,简直找死!

徐少威瞬间起了杀心。

他这句话很阴损,罗凌明明只骂了徐藐,但被徐少威这么一说,顿时将巡察使装了进去,如此一来,即便打死罗凌,也不会引起巡察使的反感。

“教你妹!”

罗凌自然知道徐少威的险恶用心,不屑辩解,也没有时间辩解,徐少威的拳头近在咫尺,拳风刚猛暴虐,带着一丝体温。

徐少威这一拳完全是奔着罗凌的心窝子去的,其心昭然。

罗凌眼瞳猛地收缩,感觉被这一拳锁定,极难躲闪,只能硬接。

毕竟他才刚刚迈进炼体境第一重,而徐少威却是炼体境第七重,差距太大,面对这一拳难以摆脱。

炼体境通常分为九重天,每相差一重,力量差距三百斤,六重便是一千八百斤。

差距太大了,即便罗凌前世是元皇境强者,单凭眼光和经验并不能弥补。

但他毕竟曾经是元皇境强者,所修战技相当驳杂,各种品阶都有。当然,大部分战技是靠炼药换来的。

这其中就有一种简单易行的战技——音波摄神术,黄级下品。

炼体一重也只能施展这种品阶最低的战技。

“嗷!”

电光火石间,罗凌封挡来拳的同时,气沉丹田,腮帮子瞬间鼓胀,蓦然一声吼,声若洪钟,又如凶兽咆哮。

一味挨打可不是罗凌的性格,极力化解危机的同时,一记撩阴腿,飞踹出去。

冷不丁地在音波摄神术的冲击下,徐少威心神一颤,打出的拳头微微一缓,劲道瞬间损失大半,失去了准头。

砰、砰!

罗凌被徐少威的拳头压着胳膊打中前胸,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瞬间飞起。

徐少威也好不到哪去,被罗凌一脚踹中命根子,呲牙咧嘴,躬成一只大虾。

一击之下,两败俱伤。

这个结果完全出乎徐藐的意料,连巡察使也轻咦了一声。

“废物,我特么宰了你!”

居然被一个废物伤到了,差点鸡飞蛋打,徐少威无法接受,勃然大怒,嗞哇大叫,扑向罗凌。

罗凌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脸色发白。

虽然借助音波摄神术削去拳头大部分劲道,但仍有几百斤的力量作用在身上,顿时五脏六腑仿佛都移了位,身体横飞,大口咳血。

好在对方的拳头偏离了心口,只是内脏受到震动,并无大碍。

“徐家狗崽,你竟敢当着巡察使的面肆意出手,难道在你眼里,他只是个摆设么?”

见徐少威猛扑过来,罗凌随手一指巡察使,冷笑道。

能接下徐少威的一击,并不意味着还能接得下第二击,毕竟境界差距太大,刚才徐少威猝不及防,加上轻敌,音波摄神术才能一击奏效,不可能一而再。

“你……”

徐少威一窒,脸庞被怒火烧成烙铁,顿住身形,看向巡察使。

巡察使的身份太高贵了,莫说他,就连他老子也得在对方跟前低声下气,极尽讨好之能事。

萨氓荒原的小部族一般以纳贡的形式依附于大部族,这样才能生存,不然早就被别的部族分割、吞并了。桑勒是个小部族,依附于阿泰部,巡察使便是阿泰部设立的一个高层职位,不定时巡查辖下的各个部族,调和它们之间的关系,从各部征集各种资源,拥有一定的生杀大权,是各部族极力巴结的对象。

好小子,刚才不见你对本使有一丝恭敬,这会儿倒是想起我来了!

哼,想拿本使当挡箭牌?没门!你是生是死跟我有屁的关系!

被人前倨后恭惯了,巡察使对罗凌有些不爽。

小辈间的打打杀杀,只要不涉及切身利益,他才懒得管。

嘿嘿……

徐藐揣摩出巡察使的心思,心中冷笑,示意徐少威该干嘛干嘛。

得到巡察使的默许,徐少威恶向胆边生,作势欲扑。

而这时,罗凌却面带玩味地看着巡察使,说道:“喂,那个什么巡察使,替我做事吧,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重新做回男人。”

噗!

难道巡察使现在不是男人么?

看着罗凌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徐藐和徐少威差点没喷出来。

敢这么跟巡察使大人说话,简直不知死活!

嘿嘿,这下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了,小废物,你就等着巡察使大人的雷霆怒火吧!

不单单是你这个小废物,即便你老子侥幸从阴风谷活着出来,也必受牵连,首领之位肯定保不住了。

咦?这小子怎会知道我的暗疾?

一定是瞎蒙的!

被罗凌一下子戳中痛处,巡察使暗自惊疑,嘴上却道:“黄口小儿,你再信口雌黄瞎咧咧,信不信本使立马结果了你!”

开玩笑,一个小屁孩也能看出本使身体的异常?那岂不是母猪也能满天飞了!

面对巡察使的咄咄威胁,罗凌没有一丝惧色,淡淡说道:“自个儿的身体自个儿清楚,你从前年开始,是不是尿频、尿急、尿不尽?”

呃……

巡察使的嘴巴瞬间张成一个大“O”型,满脸惊愕。

罗凌前面所言兴许可以看成是瞎蒙,但这次,巡察使不敢妄下断言。

很不幸,他被罗凌说中了,正是从前年开始身体出现异常,房事也越来越不尽人意,成了他一大心病。

他不是没找人看过,药也吃了不少,却不见多大起色,一直为此焦虑。

能不急嘛!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在女人面前尽展雄风?

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却偏偏那方面不行,让他在女人面前威风尽失,颜面扫地。

巡察使很快镇定下来,冷声道:“耍嘴皮子没用,难道你能治?”

“既然说出来,我自然能治,堂堂部族巡察使,该不会觉得我在逗你玩吧?”

罗凌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波动,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巡察使目光闪烁,掠过一道精芒,筑元境后期修为蓦然绽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到罗凌跟前,伸手掐住他的脖颈,厉声道:“说出药方,否则,死!”

我勒个擦,这小子胡说什么呀?

一番话就让巡察使起了这么大反应,徐少威觉得很不可思议,满头雾水。

他正处蓬勃生长期,自然不懂得那方面不行的男人的痛楚。

他不懂,可他老子徐藐懂呀!

不但懂,而且感同身受,他从十年前就有了这样的症状,备受煎熬。

若不是巡察使抢先一步,他早就对罗凌严刑逼供了。

“我这个人一向不怕胁迫,你干脆拧断我脖子得了。况且,即便告诉你方子,在这荒原也没人能炼制出来,除了我!”

罗凌才不惧巡察使色厉内茬的威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哼,不信你不说出来,除非你真的想死!”

巡察使穷凶极恶,捏的罗凌的喉咙阵阵异响,另一只手从身后取出长刀,压在罗凌的肩膀上,寒光闪闪,显然是一把好刀。

罗凌呼吸受阻,脸憋得通红,随时会断气,但就是死活不求饶。

一个字,拧!

深圳博爱牙科
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价格
杭州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成都儿童癫痫病医院
榆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