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天谕世界 第一百八十六章 酒债肉偿

2019-12-02 13:1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谕世界 第一百八十六章 酒债肉偿

“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莉娜低声的嘟哝让xiǎo店员很是火大,心説你这偷了酒不走也就算了,居然如此不要脸的躺在地上就地露宿

,完了被人发现了居然还敢赖在地上不肯起来。“快给我起来!识相的就赶快跟我走!要是被我们老板发现了,你们死得更惨。”“嗯?这都什么时候了?”莉娜,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刺目的阳光从地窖的门口照射进来,一幕幕的记忆缓缓的涌上心头。“糟了!”莉娜面色一白,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额,我説这些酒不是我偷的,你相信吗?”xiǎo店员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莉娜,莉娜笑了笑,这个时候做什么表情好呢?

“阿坤!好了没有!”来叫这个xiǎo店员的家伙已经到了门口,地窖里面的三个人显然是已经跑不掉了。莉娜一脸窘相的被带着来到这处建筑的掌权人的那里。“老板,别误会,我可以支付酒钱。”“酒钱?你们居然喝了五十坛,更可恶的这个家伙到现在都还没有清醒!”盛镇昌愤怒的将手边的狸猫狠狠的扔在地上,烂醉如泥的xiǎo家伙受到这种冲击仍然没有半diǎn醒来的迹象,甚至转了个身子,继续睡觉。“等等!你这个样子,∷↙dǐng∷↙diǎn∷↙xiǎo∷↙説,我好像见过!”盛镇昌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乞丐”,觉得意外的面熟呢。

此时的莉娜一身的水迹早就已经干了,脸上的污垢也粘在头发上将她变成彻头彻尾的一个乞丐模样的女子,但是那双缺少睡眠的眼睛还是充满了血丝,而且应为过度的饮酒已经宿醉之类的不正当行为好像有加重的趋势。“呀!我认出来了!你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女鬼!”盛镇昌吓了一跳,昨天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台恐怖了,除了葛少他再也不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现在见到这个所谓的“女鬼”自然惊怒交加,恨不得现在上去狠狠的修理这个家伙一顿,居然扮鬼吓他!最重要的是还成功了!盛镇昌简直无法现象被别人知道自己快要尿裤子的蠢样到底是怎么样的不幸。

“咳咳,我想这diǎn是您的误会了。”莉娜轻咳了一声,这件事情对她来説也是十足的困扰。“我从来没有想过扮鬼吓唬谁,事实上我只是来消费的罢了,您的雇员正要接待我,然后那位看起来非常厉害的家伙就宣称包场了,而您的雇员还没来得及给我房间的钥匙就逃走了,于是我就在地下室将就了一个晚上,请务必相信我,我和这只狸猫绝对没有任何的关系!”“唧!”一个酒葫芦不合时宜的从莉娜的衣服中掉了出来,这一摔不要紧,封口用的瓶塞子就这样蹦了出来,在盛镇昌杀人一般的眼光中,香气四溢的酒酿流了一地……

“还狡辩?哼!如果你付不起酒钱的话!那么对不起,本店只能让你酒钱肉偿了!”“什,什么!酒钱肉偿?这里是黑店吗?等等,我有钱的啊!”莉娜挥舞着自己的钱袋子。“偌,这些应该够了!”“这么一些?”盛镇昌遗憾的表情让莉娜差diǎn昏过去。“这里的钱只够一坛子的酒钱!还有四十九坛子需要你付账!”“凭什么!我真的跟这只狸猫不熟啊!”“我管你熟不熟!要是拿不出钱来,你就做好接客的准备!”“可是……”“哼!”盛镇昌一甩袖子,大步离去,留下莉娜一个人傻站在原地,心中纠结的思考着,接客是几个意思?

是的,作为苏澜城最大的酒馆,怎么会没有美女用来接客?光是汐族的那几个美女怎么够?万一客人并不喜欢这些普遍身上有一股淡淡鱼腥味的奇行种妹子怎么办?本酒庄一向秉承着人性化服务,一条龙式管理,力争做到最完美,让所有人都满意。莉娜纠结的看着发给自己的服装,那到处都是洞的衣服是几个意思?穿上这种衣服总感觉自己的什么东西就会丢失掉啊!“快diǎn!客人们都在等着呢!”帘子外面的老妈妈已经等不及了,粗暴的催促道。“可是!这样好像很羞耻啊!”“墨迹什么!再不快diǎn就让你这样去见客人!”“别别别!我还还不成吗?”莉娜眼中似乎有泪水在打转,看了一眼还在呼呼大睡的xiǎo狸猫,莉娜决定只要这个家伙一醒过来,一定要让他好好的补偿自己!

“我做不来这种工作!你不要逼我!”坐在盛镇昌的房间里,莉娜通红着面颊,穿着暴露无比的衣服出门见客实在是一种恐怖的体验,仅仅是被一个男子稍微多看了两眼,她就已经红得到耳朵根子了,颤颤悠悠的手差diǎn打翻三四个盘子,这将直接影响到她还债的速度。“哼哼哼!我就是要逼你又怎样?难道你还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白吃白喝吗?也不去打听打听,我盛镇昌是那种大好人吗?”“这份工作我绝对做不来,你要么给我换一个,要么我就和你玉石俱焚!”少女眼中坚定的目光深深的打动了盛镇昌。嗯,如果没有身边一根奇形怪状的奇怪武器散发出来的波动的话,盛镇昌绝对不会同意的!

“咣!咣!咣!”就在盛镇昌还没有想好要给莉娜什么工作来还债的时候,巨大的锣鼓声差diǎn将房dǐng给掀翻了过去。“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盛镇昌立刻召集了门外的警卫,两个大男人一进来就看到了鼻血飙飞的画面,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紧紧的搂着自家老板的脖子,那一双巨大的东西紧紧的dǐng住老板的胸膛,脸上似乎还有没有退去的潮红。嗯,他们两个发誓绝对没有向着不健康的地方去想象。“再看!就将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莉娜通红着面颊退到一边,从她嘴中出来的威胁似乎毫无説服力。“外面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吵?”“老板,是那个葛少又来了!还带了一面大锣,正雇了几个人在门口敲敲打打,也不知道是想要做什么。”一个侍卫报告道。

“葛少?他来最什么?”盛镇昌有些心虚,因为昨天让他们两个出丑的家伙正站在他的面前!“咣!酒庄老板丧尽天良!谋害少女抛尸河中,昨晚冤魂索命,托梦让我等为其申冤,如今我们已经掌握了证据,大家一起来讨伐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什么情况!”盛镇昌立刻就跳了起来!

怎么治前列腺增生
希爱力效果怎么样
勃起功能障碍怎么能好
原研进口助阳兴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