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晋升指南 83.她们

2020-01-16 19:5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晋升指南 83.她们

一旁低头站着的黎姿摇晃一下,目光绽放神采:“是啊!明明还没见到尸体,为什么就开始哭哭啼啼了呢?应该像殊娜一样刨根问底才对!我为什么方寸大乱!以前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幕僚长点头说:“建立搜救据点需要较高权限,至少要军团长带队方可执行。袁军团长,牧歌是你麾下百夫长,搜救任务少不了麻烦你……”

“我不去!”袁华断然拒绝,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背对大家,振振有词:“根据描述,镜湖里的怪物嗜杀成性,属于大规模杀伤性物种,而且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怎么防御?怎么攻击?我们毫无头绪!贸然出动军团单位,可能造成巨大损失。我担不起这。”

袁华最擅长将人都能听懂的话翻译得连鬼都听不懂。他这一番话下来,看似有理有据,令幕僚长一时无法反驳。只能看着袁华耍赖。

赵蕾竖起眉毛,叉腰嫌弃袁华道:“归根到底就是怕了!军团长,你的肚皮日渐隆起,胆量却迅速萎缩啊。”她受到唐伟的影响,比较钟爱牧歌,一看见袁华见死不救,顿时横了心跟袁华撕破脸了。反正她列席常务,比袁华高半级。

赵蕾是大众情人,袁华犯不起众怒,总之就挂免战牌:“让我去也行,给战神殿打报告,去函请示,等候批复。我什么时候看见战神殿公章,就什么时候开拔。”

“你!”赵蕾也束手无策了。袁华是老官僚,推卸的手法纯熟无比。

“袁军团长就提前养老吧,”郑倩缓过劲儿来,竟然气若游丝地插嘴:“你消极惫战,我会好好替你宣传的,这个请您务必放心。”

袁华的脸色白了,他没想到一向温柔乖巧、逆来顺受的郑倩竟然还具备背后开黑枪的功能——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就像掺在饭里的鱼刺,能给人无法防备的伤痛。

郑倩一向以娇贵弱质的小姐姿态示人,这次冷不丁一张口,竟有种党魁随口致人于死地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很多人都不由自主地瞟郑倩。郑倩意识到失态,就低头作病弱状,不再吱声。

这时候,军刀“咔哒”轻轻拍在长靴上,黎姿昂头上前一步,扫视所有人:“各位听好了:这个任务不强迫参与,女武神军团和流星武士团可以自愿报名。现在组建临时调查兵团,我兼任军团长,前往镜湖以南两公里处引导货舱着陆,就地建立搜救站。任务比较危险,请做好最坏的打算。另外,希望牧字旗的武士尽量参与,我需要你们提供情报……”

她娓娓道来,竟提出一个结构完整、计划周密、流程规范的搜救方案,若换普通人,可能要涂涂改改一礼拜才能将这方案定稿;可是在黎姿轻描淡写的叙述中,这样完整的方案却信手捏来,对她来说似乎不足挂齿。另一方面,也足见黎姿决心已定,言出必行,任何人都不能阻挠她的意志。

幕僚长眼睛一亮。这里的军团长又不止袁华一人!只是他不明白黎姿为何在关键时刻站出来。因黎姿说得镇定从容,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让幕僚长摸不清黎姿的心思。

只有君怡在心里冷笑:“小仙女就是小仙女,动了凡心都恨不得矜持到死。”

“我去。”君怡站出来,笑眯眯地扫视那些犹豫的旗武士:“偶尔跟下层武士联谊也不错呢。”

一听到“联谊”两个字,无数绿幽幽的眼球怦然点亮,争先恐后的报名声宛如排山倒海:“我去!我去!”

“我先报名的!”

“到谁那里登记?”

“调查兵团应该没有人数限制吧!”

孤身一人的袁华愕然回头,面无血色,不敢相信,居然连营救牧歌这种事,都会产生这种你追我赶的氛围。

女武神手忙脚乱地登记名字、番号,造花名册,临时调查兵团迅速扩张。君怡对视黎姿,风情万种地捧脸笑道:“牧歌势力闪亮登场。开心吗?死傲娇。”

黎姿扭头嘟囔:“我才不是牧歌势力!有什么好开心的。”

屏幕里,殊娜匆匆忙忙地吩咐:“黎姿直接跟我的秘书对接,她会全力配合。我有会议先离开下。”她穿着黑色商务套装,马尾一甩,婀娜的身子就消失在电梯那头。

黎姿瞧着熄灭的屏幕,一声“谢谢”噎住了。殊娜离开舰队时曾在深夜里哭,化妆都遮不住红润的眼睛,只有黎姿察觉到她难过。所以每当黎姿心生悸动时,总是伴有顺手牵羊的罪恶感,仿佛未经同意就动了别人的奶酪。

她想到自己手足无措时,殊娜的反应却是气势汹汹去找袁华骂架,动用一切资源,隔着半个星云遥控事件发展。黎姿想:“如果殊娜是一只潇洒自由的野兽,那我像什么动物呢?一只等着别人来舔舐、来宠爱的小奶猫?其实跟后悔莫及的心碎相比,那些力有不逮的挫折都不值一提。如果我也像殊娜一样付出过,也许在悲剧发生时就不会那么难过。”

是殊娜给了黎姿跨出那一步的勇气。黎姿觉得自己欠殊娜一句谢谢,可殊娜似乎不想跟黎姿说话。

“也许殊娜发现了什么。”黎姿抛开杂念,专心整顿好军团,号召队伍登上三艘突袭舰。

军医不允许郑倩离开要塞,她只好嘱托虞龙搜寻战场,把她丢失的录音胸针带回来。虞龙应诺,转身就去给黎姿出谋划策:“窃以为留在突袭舰上,是防御2维生物的最佳选择。它们一旦上身,非去衣脱皮不能祛除。停留在二维生物无法触及的高空,可以确保您的安全。”

“火力投送单位可以留在突袭舰上。其余人驾驶光尘打印车跟我去建立纠缠门,确保援军能够源源不绝地输送过来。”黎姿略加思考,采纳了一半。

唐伟听说牧歌战死,气得轰烂了几扇铁门,直到黎姿组建临时调查兵团,他才冷静下来,坚持要亲自去确认牧歌的存亡。

“我舍不得你。”赵蕾趁乱把唐伟扯到一边,整理他的披风搭扣:“你要早点回来,如果你不在身边,我会害怕到睡不着。”

唐伟抓住赵蕾的手,凝视她的眼睛:“都说别来前线了。待在家里不好吗?锦衣玉食金枝玉叶的。”

“在家和前线中间,我选择了你。”赵蕾意味深长地仰望他。

短短一句话,是善解人意的告白,是情深意重的托付。唐伟一直觉得自己无颜入赵家门,觉得自己拖累了赵蕾。赵蕾非要跟他来前线,宛如在洪水里死死攥住爱人的手,在世俗的怒涛奔腾席卷的时候,她不许爱人随波而去。

唐伟离开的时候,赵蕾攥唐伟的手。两人就算五指分开,目光都剪不断。

江宁区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万荣县中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聊城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