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27章 收个礼物!

2020-01-14 10:06: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27章 收个礼物!

君越扶额长叹,认命地将腰间的银针给掏了出来。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先把他给弄醒啊,好歹是救了,若是死在她手里,岂不是太过没有面子?

不过好像这黑冥花的毒素还真的不容小觑,该如何呢?

君越暂且用银针稳住了这昏迷的老头的毒素蔓延,然后眼神在一望无际的黑幕中一寸寸的浏览。

找了半天,君越连个毛线都没有发现,气冲冲地将某个死的不能再死的秃顶除乌尸体给踹出去了三丈之远。

然后下一刻,君越恍然蹲下,嫩白的手小心翼翼地将某几株黑漆漆的草给拔了起来,如果不是她的眼神足够好,埋在这一望无际黑冥花中的这月明草,估计要被埋没了……

“看来,老头,你有救了!”君越摘了一柄草叶,然后肉疼地放进了某个已经昏迷不醒的人嘴里,将剩下的全部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几乎可以算是起死回生的月明草,虽然看起来一点都不如其名,但是功效却是逆天,她若是不趁机拿走,让这个老头醒过来看见跟她抢,岂不是仍旧很麻烦?

“喂!喂!醒醒!这不应该没有用啊!”君越准备妥当,然后没好气地拍了拍那张已经血迹斑斑的脸,顺便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开始收拾家伙,撤退。

此刻,夜幕中隐隐透出一丝微弱的光芒,那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黑夜终于开始抵挡不住阳光的照耀,一寸寸的消退。

“你是?”白胡子老头几乎就在月明草入口的那一刹那就醒了过来,只是光线太暗,他只是觉得莫名的熟悉,只能伸出手阻拦,半请求地开口道。

“嗯,醒了,那就好,本尊就撤了!”君越猛然偏过头,然后身影陡然一转,就要离开。

“不对,你—你是越弦?耳垂后面那一颗黑痣,除了——”白胡子老头猛然跳起,直接就想将还没有离开的君越给拉回。

还好君越眼疾手快,迅速地躲开了那一副血迹斑斑的某个人的枯老的手,面色尴尬地开口道:“不,不,不是,大爷你认错人了,再见,哦不,永远不再见!”

她绝对要打死不承认,否则以后得有她忙的了,要知道,榀丹宗背后该牵扯着多少麻烦,交织着多少错综复杂的势力?

她一旦进入,恐怕又再也出不来了……

差点把自己作死换来的自由,她可不想轻易地就丢了!

“臭小子,你给本宗站住,如果你敢躲,本宗回去就把这个消息公布于众!”白胡子老头当然不肯还没有搞清楚就让君越离去,当即恢复生龙活虎威胁道。

“好你个老头,本尊救了你,竟然还敢恩将仇报!”君越压着心底呼之欲出的怒气,冷傲的眼神瞥向那个不肯罢休的某人。

云霄在心底为这个恐怖的眼神难得愣了一下,但是面子上却不显露分毫,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在榀丹宗待了五年的臭小子,他要是认不出来,那可是就奇怪了!

“越小子,你别以为你吃的住本宗主,今日你若是不说个清楚,就别想离开!”白胡子老头此刻已经完全恢复了生机,怒瞪着双眼,不依不饶。

“呵,还真的是固执啊!”君越摇了摇头,眼神随着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心情变得更加摄人,一转眼就站在了云霄身旁,将匕首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完全不留感情地威胁道:“什么越弦,本尊不知,只是,你再如此对本尊如此无礼,本尊就让你再次尝尝从鬼门关回来的滋味!”

事实上,她也不想如此做,可是没办法,万一这个老家伙真的为了让她承担将这越弦没死的消息给放出去,她一定会死的很惨很惨,整日面对数不清楚的追杀……

所以,打死不承认,这就是唯一的办法!

“越弦,你小子长本事了,今天竟然敢将这匕首架到你师父这里,是不是下一步还想欺师灭祖?”白胡子老头完全无视这恐怖的威压,气的脸色都发青了。

“别那么多废话,本尊不是越弦,你最好想好该如何度过榀丹宗的危机吧!”君越收回匕首,当下也不想管那么多,直接撤退。

她真是脑子抽了,这个老头可是这具身体挂名师父啊,再怎么样,也不会玉石俱焚,更何况,现在,她也没有承认。

“等等!这个给你!”白胡子老头从手指上褪下一枚通体雪白的玉扳指,遥遥地扔给了已经在十米之外君越。

“这定魂玉,可以增强你的灵魂之力!”

君越原本并不想接下,但后半段的话却让她鬼使神差地接了下来。

定魂玉?那么如果灵魂足够强大,她是不是就可以更容易掌控这个身体,这可是不可多得宝物,不要白不要!

“这戒指本尊受了,只是本尊不是越弦,这礼物就当做是本尊救了你的酬劳吧!”君越朝身后挥了挥手,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白胡子老头那暗暗得意的表情。

当然,这一下错过,后来也让君越尝到了无穷无尽的麻烦,彼时,她想把戒指摘下来之时简直悔的肠子都青了……

但现在,君越则是心情稍微好点地扬长而去了。

因为,戒指套上手指的那一刻,不大不小,就好像在那一刹那忽然变小,然后柔和的暖意骤然直入心底,还存在身体之中微微的压抑感似乎瞬间被释放。

“越弦,不要怪为师,毕竟这以后的榀丹宗如果没有你撑起来,恐怕……”云霄悲哀地看了一眼被君越弄得死的不能再死的除乌,摇了摇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喃喃自语道。

“喏,这月明草给你吧!”君越突然扭头,似乎想起来什么,将袖子中的一半的月明草遥遥地扔给了那个发愣的老头。

说实话,她舍不得到手的东西再拱手让出去,可是礼尚往来,她君越还不至于小气到不可置信的地步……

“哼,小子,没死就好!”白胡子老头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褶皱的皮肤微微散开,浮现出一丝丝的笑意。

如果说刚才他还有一丝怀疑的话,那么送明月草一件事,便可以让他百分之百确定,这个假装不认识他的女子就是记忆里率真潇洒的女子……

能从千万人围攻之中生还,她经历了什么他这个做师父的又何尝不知?

可是,榀丹宗已经在逐渐没落了,如果没有人振兴,他终究会被藏在暗处的势力给挫败,更何况,还有他最重要的人,眼下还不知下落……

难道那已经在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过了千年,仍旧不肯放弃归来吗?

这一切,都像是精心策划好的阴谋,雪姝,你可还好?

那已经在这三大帝国燃烧起来的星火,若有一天燎原,越弦,不论你在哪里,也是避不过去的啊!

你不承认,却也逃不过啊!

……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医生
石家庄九州医院医生
吉林男科医院
江西妇科医院排行榜
邯郸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