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九天古帝 第六十九章 阳南郡(求推荐收藏)

2020-01-13 20:23: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天古帝 第六十九章 阳南郡(求推荐收藏)

“娘亲,您别担心,我没事.....”一句话还未说完,潇尘便昏厥过去。

“尘儿!尘儿!”

林素弦,脑袋轰一下一片空白,眼前一黑向后跌倒,亏得云朵在身边,赶忙扶住林素弦,猛掐林素弦的人中,一声嘤咛,缓缓的睁开双眸,“尘儿!”

“莫急,潇尘只是用力过度力竭昏迷,身上多处皮外伤,并没有多重的内伤,不用担心,他.....并无什么大碍。”

林磊检查了潇尘的伤势后缓缓的说道。

“真的?”

林素弦猛的抓着林磊的手腕问道。

林磊点点头,将潇尘抱起,道:“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妳也休息一下,看妳也累了。”

无尽的黑暗,潇尘思索着潇雨泽说的那些话,关于父亲。

“父亲?为何对他没有一点印象?怎么感觉就像是关于他的记忆被人洗掉一样?离开潇家之时应该是四岁,那时候就算是不记事也应该有那么一道模糊的印象才是,在阳南郡林家待了三年,可为什么这三年的印象也很模糊,在桃源城八年的记忆也只支离破碎,难道是因为羽龙丹帝?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问问娘亲便知。”

哗~

无尽的黑暗中蓦地出现一道光明,将整个黑暗照亮,逆光照耀下,一道拉的长长的黑影格外显眼,潇尘疑惑的自地上站起,向着那道黑影走去。

一股强烈的冲动充盈胸中。

“他是谁?为什么会这么熟悉?”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他给我如此亲切的感觉?”

一种强烈的的思念在灵魂中燃烧起来,潇尘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看看那个身影的主人是谁。

他想要看清他。

潇尘慢慢的奔跑,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就在潇尘接近那道黑影之时,潇尘的意识却猛的冲入了那道黑影中,下一刻,竟然穿了过去,黑影砰一下消失,瞬间,潇尘觉得一双温暖慈爱的眼神扫过自己……

“父.....父亲!”

近乎梦呓般喊出了这个字。

潇尘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喃喃道:“那是父亲吗?”

“尘儿,你醒了。”

潇尘醒来就看到这温柔又关切的脸庞,重重的黑眼圈,潇尘心头一颤,能想到在他这昏迷的时间里,娘亲度秒如年,“娘,我没事了,没事了,是孩儿不孝,让您担惊受怕了。”

林素弦一把抱过潇尘一句话不说,只是死死的抱着潇尘。

她怕,害怕这是一场梦境。

害怕在她双手抱住潇尘的那一刻,潇尘会如泡沫般的破灭就像镜花水月……

听着潇尘的声音,感受着潇尘身上的体温,林素弦终于回过神来。

长长的柳眉终于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一个喜极而泣的表情。

潇尘伸手擦拭掉林素弦眼角的泪痕。

“娘亲,您放心,我不会再让妳哭了,不会再让妳这样担惊受怕寝食难安了....”

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冲击着她的心灵,泪水忍不住,如决堤一般,倾泻出来。

林素弦快要吓坏了,短短几天经历了两次生死离别,每次都差一点失去这个宝贝儿子,若是有下一次呢?林素弦不敢想,她怕,他承受不起那种丧子之痛.....

只有失去过,才知道现在的弥足珍贵!

只有珍惜过,才知道失去时那撕心裂肺的痛苦!

这种感觉他不想在尝试……

林素弦重重的但点头再次抱过潇尘,道:“答应娘亲,不要这么拼命了,娘不要你扬名四海,也不需要你站在巅峰,受万人敬仰,娘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好好地活着.....”

潇尘眼角滚落一滴眼泪,“娘,我可能...不能答应妳....我有我不得不...”心头轻叹一声,这些话压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好,孩儿答应您,不扬名四海,不让万人敬仰。”

“好孩子,好孩子....”

“对了,娘,那一个中年大叔还有那个潇雨泽到底是什么人?”

潇尘很想知道,他与潇雨泽到底有什么恩怨。

林素弦轻叹一声,看着潇尘,缓缓说道:“他们是中州潇家之人,那个中年人是你的四叔潇泰然,你父亲排行老三,那个青年是你五叔的儿子,潇雨泽。”

“再一次比武中,你五叔不敌你父亲,据不认输,还服用禁药,对你父亲痛下杀手,最终被你父亲打断双腿......”

娘亲轻描淡写的大体说了一遍,不过潇尘知道这过程一定不会如此轻描淡写,看着母亲说起父亲眼里闪烁着爱慕的目光,心里想到,这“未曾见面”的父亲指定也是一名美男子,不然娘亲这样的美人怎么能看上他,自己的颜值这么高定是传承了父亲的一半血统。

“娘,舅舅给了我一个进入高等学府的机会.....”

“不可以!”

还未等潇尘说完,林素弦厉声说道。

“娘,我......”

“尘儿,你忘了你刚才答应娘什么了?”

林素弦杏眼盯着潇尘道。

潇尘愣愣的看着林素弦摇摇头,微微一笑,道:“娘亲,你先听我说完再决定要不要拒绝,不要上来就一棒打死啊。”

“你想要说什么我知道,你舅舅跟我说过了,我不同意你去参加这各大院招生考核,我不能让你去冒险,娘不想......”

看着眼角热泪滚滚的娘亲,潇尘心头一软道:“”

“娘,自从我引灵入体那一刻,就注定了以后的路会坎坷,自从真正的踏进武道一途的门槛之时,就注定了我随时可能面临危险之中,这一条路我已经踏上了,想回头都来不及了,武道一途就是磨练肉身和意志,暖室里的花是经不起风浪的,要想获得强大的力量就不能畏惧挑战和风险,更不能退缩!富贵险中求,武道更是如此!”

“武道一途,如逆之舟,不进则退!为求自保,只有不断攀登。我需要一个平台,一个可以让我后顾无忧的平台。”

“娘,我希望您能答应,孩儿保证,一定不会弄一身伤搞的自己奄奄一息。”

林素弦心头一叹,这孩子......

两天后,桃源城外,一辆马车往东奔行而出,留下一道尘烟。

宽敞的马车车厢内,林素弦看着车窗外,目光有些怅然……

“主族.....林家.....又回来了吗?”

离开前,林磊告诫潇尘:“不管在哪里,能争则争,唯有展现出你的价值,才会获得更多的资源。”

傍晚时分,抵达目的地。

阳南郡!

一座占地面积是桃源城近十二倍的城市。

看着这大气,古老城墙,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斑驳的痕迹里都是岁月沧桑的见证。

街上熙熙攘攘,车辆川流不息,但秩序井然,街道两边的店铺,似乎不会打烊,人流乘兴而去,满载而归,马路上,遍地特色小吃,阵阵吆喝........

潇尘脸色平静,深呼一口气,这里便是一个新的起点。

贵阳长峰医院电话预约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冉茂兰
四川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妇科医院有哪些
海南牛皮癣手术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