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十八罗汉天津大学徐庆春老师教书育人事迹

2019-12-01 10:5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八罗汉 天津大学 徐庆春老师教书育人事迹

德之楷模,师者典范

在天津大学(北洋大学)120年历史的万千名教师中,他如同明媚的春光,和煦而温暖;又似蒙蒙的细雨,润物细无声。他是中国自主研制的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的筹建者,他是在近60岁高龄开始学习俄文并赴前苏联进修的教授,他是新中国本土化培养的第一个电力系统专业研究生的导师

。在如今已是工业重中之重的电力行业里,他是中国电力系统学科的开拓者之一,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他,就是天津大学已故教授徐庆春。

读书济世,爱国奉献 智者人生

徐庆春,生于1901年5月18日,辽宁省辽阳县人,1982年10月20日因病于天津逝世,享年81岁。

和千万个中国传统式的家庭相仿,徐氏家族十分重视子弟的家庭教育,常常在孩童的启蒙时期便灌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理念。出身于书香门第,徐庆春自幼便开始在父兄的指引下读书学习。十岁时,他进入村里的私塾正式开启学习生涯。1915年,他升入邻村的高小,随后又在辽阳县立中学和奉天省立第一中学完成了中学学业。1922年,他考入旅顺工大专门部电机系,在那里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并拿到了学士学位。由于在校期间成绩优异,大学毕业后,旅顺工大全额奖学金资助徐庆春前往日本北海道帝国大学电机系学习。从1926年到1929年,徐庆春系统的学习了电气工程领域的知识。这段完整而规范的教育经历为徐庆春的知识体系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也决定了他将一生为电力事业而奋斗。

从北海道帝国大学毕业后,徐庆春回国担任东北兵工厂铸造厂技师,期间曾为沈阳电灯厂顾问工程师并在辽宁省政府工作。“九一八”事变后,他又担任锦州省政府秘书工作。1932年,徐庆春来到北京,并在北京北方中学担任教务处主任。两年后,在原东北兵工厂同事杨挚权的介绍下,他来到因战火迁至北京的东北大学电机系任教,后随东北大学西迁入陕。西安事变时,徐庆春参加了游行队伍和在革命公园举行的群众大会,对于蒋介石只打内战而不抗日的行为进行了抵制。

1938年,北洋工学院、东北大学工学院等学校合并组成国立西北工学院。自此,徐庆春开始与北洋结缘。此时,正值抗战烽火硝烟弥漫之际,他十分痛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学校里,他多次和学生们一起参加各种抗日救亡活动。曾在日本留学(课程)的徐庆春,能够讲出非常流利的日语,但抗战时期学生没有听到过他讲过一句日语,在讲课时遇到无法用中文讲清楚的术语时,他就用英语(精品课)讲解。1946年,已是西北工学院电机系教授的徐庆春随北洋大学师生返津复校,开始了他教学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段。在随后近四十年的生涯中,除短期在沈阳市公用局的工作经历外,基本上都是在天津大学(北洋大学)任教。

无论是在学生时代,还是在执教时期,徐庆春都有着最为质朴的爱国热情,希望通过将平生所学传播给更多的人,为祖国的富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因此,在做好教学和科研工作之余,他还参与了许多校内外的兼职工作。例如,1951年,在好友张国藩的介绍下,他加入了民盟,并担任了民盟天津市委员会委员,开始积极参与祖国的民主政治建设。后来,他又陆续担任了天津市电力学会副理事长、全国教育学会发电组副主任委员、天津大学电力工程系副主任兼发电厂、电力及电力系统教研室主任等校内外职务。自1959年起,他开始在中国培养电力系统专业研究生,并在60年代初任国家电工学科规划组组长,电力系统暂态课程教材编审组组长等职。他一生都在致力于电力工程学科建设和教育事业,其理论研究与科学实验相结合的理念和行动对研究生培养、教育教学改革、电力系统模拟理论研究与应用以及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建设等诸多方面具有深远的影响,为后来电力系统工程学科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学者风范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初,新中国的经济建设蓬勃发展,工程项目更是一日千里,因此需要大批量的电力工程技术人员,这就大大推动了高等学校电工学科及相关专业的发展。六十年代初,已过知天命年华的徐庆春,恰好正担任着国家电工学科规划组的组长。面对电工学科快速发展的情况,他清醒地意识到,国家电力事业的长远发展,既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更需要对于电力系统工程的深入探索。为此,他极力主张高等学校在做好教学工作的同时,应注重加强科学研究活动,并建立科学实验基地,从而推动了中国电力系统的发展。这说明,在面对学科未来如何发展的问题上,徐庆春做出了一位杰出学者所应有的高屋建瓴式的思考。

对于学科的发展,徐庆春并不仅仅是停留在设想阶段,而且还结合天津大学的实际情况进行了探索。科学研究活动,强调的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因此实验室建设的重要性就显得尤为突出。在当时,天津大学还没有进行电力系统动态模拟技术研究的实验室,而这项技术对于工业的发展又尤为重要。因此,在五十年代中期,徐庆春开始筹划建立实验室的相关工作。他利用在前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电力系进修的机会,收集整理了前苏联有关部门与院校电力系统物理模拟研究的理论成果,同步发电机、变压器等主要模拟元件的设计方法,以及整个实验室规划设计的技术资料,获取了实验室建设的一手信息。回国后,他开始多方筹措经费,争取到国家水电部的科研项目支持。五十年代末,他在天津大学发起和主持建设了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室,并组织系内的有关教师对电力系统物理模拟技术进行研究,制定实验室规划,设计主要模拟设备,对设计方案进行审查鉴定。

通过学校电机厂的自主研制、安装和调试,动态模拟实验室最终得以顺利落成。由于动态模拟实验室是大型电力系统的物理模拟,因此也是电力系统各种自动化装置原型与各种电力系统继电保护设备的设计和产品检验的主要试验工具。该实验室不仅为学校教学提供了实践手段,成为科学研究的试验场所,而且培养了一大批实验室工作人员,极大地提高了教师的科研实验能力、学生的独立工作能力和专业的教育教学效果。这就在教师与学生中树立了教学、科研与科学实践相结合的思想,有力地推动了电力系统专业的科学研究水平,为学科发展打下良好基础。从1963年到1976年间,实验室在冶金部、电力部关于电力系统冲击负荷研究、电力系统稳定性等科学研究项目中都发挥了关键作用,成为重要的实验研究基地。无论是本科生的电力系统综合实验课程教学,还是专业研究生的深入科学研究,实验室都提供了试验场所。直至本世纪初,经过不断的改造与更新,现已成为天津大学重点学科的电力系统仿真实验室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学科理论发展的探索方面,徐庆春也颇有建树。他提出了电力系统稳定性的新概念,并亲自进行电力系统稳定性的理论研究。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由于中国电力系统不断发展,电结构日趋复杂,徐庆春对电力系统稳定性问题的研究工作十分关注。由于电力系统稳定性是一种非常复杂而抽象的物理概念,单纯的理论研究很难解决实际问题,因此他一方面对电力系统稳定性问题进行研究,另一方面从系统控制的角度进行探索,指导研究生从新型的强力励磁调节器入手,研究快速的最佳励磁方式以提高电力系统稳定性。强力励磁调节器的研究涉及到原理设计、电路设计、元器件选配与采购,甚至机柜结构设计、制作、安装配线、调试实验等多种工作。为保证研究工作顺利进行,徐庆春选派有经验的实验员和采购人员配合工作,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研制出了样机。这在当时物资和资金缺乏的条件下是尤为难能可贵的。为把样机接入电力系统动态模拟系统进行试验,研究这种快速励磁方式对电力系统静态稳定性的作用,徐庆春争取到电力部电力建设研究所王平洋所长的支持和帮助,安排他的研究生在刚从英国购置的模拟计算机上进行调节参数的优化计算和对电力系统静稳定作用的初步计算。由于准备充分,在动态模拟系统上进行的稳定性试验很顺利地获得成功。

作为一名学者,徐庆春深知,科学研究需要广泛交流,而不能闭门造车。在天津大学,他筹建了电力系统研究室,多次在教研室组织科研交流会,在全系召开科研论文报告会,并亲自作报告,推动科学研究活动,鼓励教师参加科学研究。现任俄罗斯国家工程院外籍院士,IEEE高级会员、中国电机工程学会名誉理事,天津大学教授贺家李回忆起自己的老师徐庆春,仍是记忆犹新。他说,“由于徐老师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因而给同学们开了大量前沿课程,如运算微机、电波学、波导学等。由于外语(课程)水平高,他讲课可以不在黑板上写一个中文字,这种功力是非常难得的,这让学生们在四十年代就掌握了电机工程的国际最新理论。因为授课内容是电工数学的最新知识,国内既没有相关的参考书籍,也没有复印机和计算机这样的辅助工具,因此他不得不边讲边将大块的公式推导写在黑板上,让学生们在下面抄。当时,大家坐着抄都感到很累,而徐老师站着在黑板上写,劳累程度可想而知。同学们无不被徐老师的认真负责和诲人不倦的精神所感动。”

在孩子的心目中,徐庆春则是一个对学术有着执着追求和探索精神的学者。1954年,徐庆春的儿子徐大铨前往莫斯科攻读大学学位。身处异国他乡,语言和环境都与国内大相径庭,这让当时年富力强的徐大铨觉得很不适应,学习也是极为吃力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1956年,父亲也来到莫斯科动力学院电能系进修,当时的徐庆春已年近花甲。经过在莫斯科的两年学习,徐庆春从完全不懂俄语到运用自如,并顺利完成学业答辩,这令徐大铨不由得瞠目结舌。而在如此高龄还能远赴国外进修,这种对于专业刻苦钻研的态度,也成为徐大铨一生崇拜的典范。

在学术领域,徐庆春始终以严谨的态度来面对。对他而言,科研之路,漫漫旅途,终其一生都无法穷尽。凭借对科学事业的执着探索,他在这一领域终成一代名家。

丹心热血,桃李芳华 师者情怀

传道授业,占据了徐庆春生命的最大部分时间。从1934年他在东北大学执教开始,三尺讲台就成为他教学活动的主阵地。而他讲授的许多课程,均为国内率先开设。在天津大学授课时,他在开设课程的教材中引入前苏联与欧美发达国家学术研究和教材的新成果,对中国高校发电厂、电力与电力系统新专业课程的建设与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而在他担任“电力系统暂态”课程教材编审组组长时,亲自主持教材编审工作,并为本科生讲授该课程,受到学生的热烈欢迎。

六十年代初,中国开始进行研究生培养试点工作

,徐庆春成为天津大学首批研究生导师。当时国内高校研究生培养制度刚刚建立,各种管理模式并存,需要研究生导师探索并形成适合中国国情的培养理念和具体做法。徐庆春根据长期的教学与科研工作经验,参考前苏联研究生培养制度与实践,逐步形成了一套适合于中国国情的研究生培养方法与指导思想。他的主要思路是严格要求与发挥学生主观能动性的结合,理论研究与科学实验的结合。他对新入学的研究生常说的一句话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强调导师的严格要求和研究生本人的主观努力要结合起来才能成功。徐庆春严谨科学的治学理念和做法对后来本专业研究生培养制度的建立起着典范作用,对研究生的教育工作有着深远影响。而作为一名师者,他始终坚持着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的治学态度。

博学之。徐庆春特别强调查阅文献资料的重要性,他认为只有了解国内外研究情况,才不会走弯路,才能使研究方向处于最新的前沿状态,保证研究工作的先进水平。他不仅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在前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进修时,他利用这个机会大量收集当时苏联电力系统专业科学研究的最新成果,以及学校科研的重要专题、研究动态及相关科学论文。有些论文和资料用照相机拍摄制成微缩胶卷带回国内,供研究生和教师参阅。他经常查阅文献,为每一个研究生列出重点阅读文献,也要求学生定期查阅最新研究资料,重要资料必须在阅读后写出笔记并提出自己的看法,必要时做出资料卡片。这些方法对研究生提高查阅文献资料能力和掌握研究发展动向以及论文选题有很大作用。

审问之。徐庆春非常重视理论研究工作,他认为论文必须建立在一定理论高度,提出的论点要有充分理论依据,理论分析代表了论文的研究水平。因此他要求每一篇研究生论文都必须有充分的理论研究。同时他对论文的结构组成、各个部分的重点表达方式都有具体要求,并且亲自审阅,提出修改意见,连笔误和错别字都不放过。此外,他要求论文一定要送名家审阅。这些规定在后来成为规范的制度。

慎思之。徐庆春对研究生学习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都有明确严格的要求和定期的检查制度。要求学生自己制定每个阶段的学习和科研工作计划,提交研究内容与工作进展的报告,并且按照计划在每个阶段,有时甚至是每个月都要进行汇报和检查。对于每个实验项目,包括数据计算、实验设备准备与装置研制、实验调试等工作都要求学生独立完成并及时向他报告,并且报告中必须有自己的分析和看法。对于计算结果和实验数据严格要求真实,忠于实验和计算的每一个数据。

明辨之。在研究工作的每一阶段,徐庆春都非常重视学术讨论与交流,不仅是他与学生的交流,也提倡学生之间的交流。他认为讨论不仅可以交流不同看法,而且可以相互得到启发,得出新的思路,产生新的认识。因此他鼓励学生参加各种学术会议。

笃行之。在重视论文理论分析的同时,徐庆春还强调理论分析结果必学有实验结果来证实。他要求研究生在实验方案设计和实验设备研制当中,必须通过电力系统动态模拟实验和现场调研,利用实验结果与计算结果验证理论分析的结论是否正确。为此,他专门要求研究生论文必须有动态模拟实验结果才能提交答辩。在当时条件下,这一要求常常遇到困难,但他始终坚持,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论文结论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经得起实践考验,而且这也是培养研究生独立工作能力的重要环节。他的许多学生对此体会颇深,认为这一环节的训练对正确理解电力系统运行这个十分抽象的电磁现象、掌握复杂而快速的变化过程并建立完整的基本概念有很大帮助,有助于课堂讲授方法的改善和科研工作能力的提高

,终生受益。这种严格考核研究成果的方法在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沿用至今。

徐庆春把人生的全部精力都倾注于学生的成长和学术研究之中。当他看到他第一个研究生在学术上取得显着成果时,十分欣喜,曾对他的夫人言道:“他将来会干得比我好”。这个研究生就是如今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电力系统分析、规划与仿真专家,天津大学教授 余贻鑫。

海纳百川,父爱如山 仁者志趣

在家人的笑谈中,徐庆春被形容为“书呆子”,因为他毕生的追求,就是能够为推动国家电力领域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全部的爱都给了他的祖国,他的学科,他为之付出终生的教育事业。

徐庆春的人生经历不可谓不精彩。他的一生经过了清政府、民国政府、共和国政府,这期间发生的辛亥革命、袁世凯复辟、护国运动、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抗日战争、新中国建立等等无一不是在中华民族历史上颇有影响的重要时期。因为生长在东北,徐庆春比其他人更为深刻的体会到东北易帜、日军侵华、解放战争等重大事件对于中华民族意味着什么。

历经磨难却痴心不改,作为一个学有所长的热血青年,徐庆春在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的危难时期,磨练自己的意志,心中积淀的是深沉的爱国热忱和无私的奉献精神。在他的内心深处,对祖国的爱、对事业的爱和对家人的爱交汇贯通,娓娓诉说着一位大师的智慧人生。

作为那个时代的世家子弟,讲究的是早早结婚,传承香火。而年轻英俊、学富五车的徐庆春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娶妻生子之上,而是一直关注自己的工作。“九一八”事变后,徐庆春只身流亡入关。直到1935年,他才有了自己的独生子。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又毅然离开当时的北平,西下陕西。无论那段生活有多么颠沛流离,他一直坚守在教育岗位,丝毫没有动摇。

用现在的时髦词来形容,徐庆春就是个“学术型人才”。 他淳朴、厚道,有钻研精神。虽然工作很忙,但每当儿子放假回家,就要考他的英文和数学,要求他养成读书习惯。徐庆春懂得英语、日语、俄语及德语,尤其精通日语。在日本北海道帝国大学留学时,日本朋友说他的日语说得与日本人一样。1978年,他曾为外语教研室教师开设日语课,并在电力系教师中开设日语培训班,提高大家外语水平。当时,他已是77岁高龄。曾任电气与自动化工程学院院长的孙雨耕就是当年最大的受益者,他由一个粗知日语的人成长为精通日语的人,并因此赴日本深造。提起当年,孙雨耕竖起拇指夸:“徐庆春永远是西装笔挺,头发一丝不乱,作风严谨,绝对是学者风范,大家风度,日语流利的程度直到今天都少有人能比!”上课时,他总是在蓝色上衣别上天津大学的红校徽,在家亦如此,足见他对学校的一片深情。

提起父亲,原中国冶金部副部长徐大铨总是充满着崇敬和感激的心情。在他的记忆中,父亲从没有因为自己是独生子而娇惯他。原本父亲的工资很高,但是自从徐大铨上中学后,就一直要求他住校。那时家里住在西沽,徐大铨在南开中学就读,往返就只能骑自行车。校内吃的也远不如家里,自己还经常去粗粮食堂吃饭,住校的时候宿舍里有很多臭虫。很多人都说他根本不像独生子,特别是大教授的独生子。而这一切的原因很简单,只是由于父亲说:要训练你的集体主义精神。在当时的环境下,一位爱子心切的父亲却能舍得儿子去吃这种苦实属不易。

如今,事业有成的徐大铨坚持着父亲当年教育自己的理念: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国家出力,孜孜不倦的学习。这简简单单的词句描述了徐庆春简单而博大的人生态度。他就是这样教育儿子,培养自己的学生,并让自己在科研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后记:由于历史原因,徐庆春没有留下任何的手写材料和工作照。我们只能从回忆中来拼凑这位教师的足迹,想象着作为天津大学“十八罗汉”之一的大师神采。在这片他深爱的校园里,他的教学理念和人生态度还在一代代的流传。年轻的学生们坐在宽敞的实验室中,操作着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实验设备,想象着当年那位长者是如何一砖一瓦的为后代搭建起成长平台。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片留下无数教师青春和热血的土地上,越来越多的人才会脱颖而出,爱国、奉献的精神必将源远流长。

北京玛丽医院罗晓航
乐陵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点
贵阳有名的癫痫医院
深圳治疗盆腔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