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重生成触手怪 第六十九章 黑色的毒蛇

2019-10-12 21:30: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成触手怪 第六十九章 黑色的毒蛇

“国王陛下。”看到国王很高兴,简在一旁轻微地插话。

“哦,什么事呢?”兴高采烈的国王原谅了简的无礼,反而兴奋地走到她的身边,问道,“你所演唱的歌曲实在是太优美了,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感动得难忍泪水,它真的和我听说那样吗?”

“听说什么?”所有荣耀空骑的成员听到这句话

,都愕然了,她们还真不知道这首歌有什么传说。

“这首歌的正确歌词和舞蹈。”国王微微一笑,退后两步,行了个礼仪,然后双手交叉,跳起了骑马一般的舞蹈,嘴里还很有节奏的念着“江南style”。

看到国王在舞台上跳起了这支舞,在场的观众一下子被气氛渲染,也纷纷起立,一起有节奏地念着歌词,跳起了那个如同骑马般的舞蹈。

既然那么多人在国王的带领下跳骑马舞了,工作人员也不好劝阻,只能跟着大众一起表演这个病毒式的舞蹈。

甚至连大圣王国的来访人员也被气氛感染了,都学起这个简单而奔放的骑马舞,老教皇也不例外。

看着一群人在面前跳骑马舞,荣耀空骑的成员们面面相觑,似乎都在询问其他成员“是否要顺应潮流一起跳这个丢人的舞蹈”?

优是最放得开的,可是毛利樱却在上次她率领人鱼跳骑马舞之后严令她不得再跳这么丢人的舞蹈,毛利樱觉得跳这么猥琐的舞连东方人的脸都丢进了。

荣耀空骑的成员们都没想到这个舞蹈能传播得这么快,仅仅两天时间久传到了人鱼国王那里,甚至连这名不苟言笑的国王也喜欢上了这样的舞蹈。

如果楚守看到的话,他会变得非常释然——这特么根本不是什么神曲和神舞啊,那是宇宙第一强国在地球OL所插入的超级病毒,传染力已经突破天际,区区的人类怎么可能抵抗得了呢?

终于,荣耀空骑的成员们都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和大家一起跳这个猥琐的舞蹈,保住了她们的荣誉。

“是这个歌词和舞蹈吗?”国王率领大家跳了骑马舞之后,向台上台下的人员行了个结束礼,然后问简。

“我想不是……”简尴尬地笑了笑,诚实地回答。

这句话谁都知道是真话,毕竟歌词和曲子根本不配,更别提舞蹈了。《斯卡波罗集市》偏向于治愈和抒情,而《江南style》则是另类和狂放,两者如果能融合起来的话……那绝对是最糟糕的大杂烩。

“是这样啊,虽然很遗憾,但能创造出这样的舞蹈来,荣耀空骑的人果然真了不起啊。”汗由衷地发出赞叹,也没注意到荣耀空骑少女们的脸色,然后又带着侥幸的心理问那些表演者,“那首歌的歌曲真的不能透露吗?”

“很遗憾,这首歌的作曲者从来没告诉过我们。”简苦笑着摇了摇头,“顺便一提,你跳的舞也是她创造的。”

“真了不起!”汗惊叹得几乎要高声叫起来,“他是谁,我一定要见识见识。”

“对不起,她没有来,她说她这几天有安排,去参加海天盛宴去了。”

“太遗憾了!”国王重重地捶了一下手掌,然后才想起什么,抬头问简道,“你刚才想要对我说什么吗?”

“国王陛下,我想请您允许,让这些客人去参观‘生育祭坛’。”简沉默了一下,似乎下定决心,抬头对人鱼国王说。

“诶?为什么?”不仅是国王,同伴们也对简的要求感到惊奇万分。

“因为……”

……

“因为你没得选择。”简的思绪飞到几小时前,林妍在何的房间里,对她说的话。

何因为服下了林妍配置的药丸,似乎病情稍微稳定,没有刚才呼吸得那么辛苦了。说句老实话,简真的是非常想感谢林妍学姐的,如果这名乌发学姐没有在之前提及她的计划。

计划很简单,林妍要求简在晚上表演结束之后,想办法带领她的伙伴进入到生育祭坛中。

当然,林妍还特别说了,她到时候会混入荣耀空骑的队伍中,跟着进去。

当简问林妍的目的时候,林妍直接抛给了简这句话。

两年前她也是这句话,将自己哄进“黑暗之塔”的——简想到这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的弟弟我只能暂时用药控制住病情,但想要真正解除诅咒,只有‘大海之泪’。”林妍接着解释,“否则的话,最多三天,三天之后,哪怕最有名的药剂师也无法拯救你弟弟了。”

“你是说你要偷‘大海之泪’!?”简大概猜出林妍的目的之后,惊得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

“小声一些。”林妍露出了恶趣味的微笑,用食指在红唇竖了一下,做个“噤声”的动作,“这附近的奴隶虽然都是残废,但我可无法保证他们不会知道我们的内容,说不定还会透露出去呢。”

“这办不到!”简严厉地推辞,她不想做这种背叛自己种族的罪行。

“我没说要偷,而是只是想进去看看而已。”林妍没有因为被拒绝而不快,反而露出预料中的笑容,“如果在你们去参观的时候盗窃‘大海之泪’,别说什么了,仅仅是‘大海之泪’离开祭坛那一瞬间,那个奇怪的水系结界护照将立刻消失,警卫会马上察觉,这等于踩了警报,只有最笨的贼才会在那时候行窃。”

“那你的意思?”

“我需要足够的情报。”林妍之简单地说了一句。

简觉得林妍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可是她也想不起来对方的话有什么问题,可是这句话让她升起对眼前的林妍一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

“情报有什么用?你到底有什么打算?”简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觉中露出了敌意,或许刚刚察觉的那丝不对劲让她感到不安。

“你想过没有,人鱼国王只是人鱼法师,真正下咒的是巫师。”林妍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说。

“对了!”简好像醍醐灌顶一般,似乎想到什么了,可是细细一想,却发现很为难。

“你有什么主意吗?”林妍又露出了预料中的笑容。

“如果找到那名给何下诅咒的巫师,或许可以让她帮助我们。”

“你错了。”林妍叹了一口气,她觉得眼前这名人鱼美女虽然足够聪明,可是太善良了,“我们可以威胁她。”

“威胁?”

“是的,我除了治疗用的药以外,还有很多毒药,可以控制人生命的毒药我就有三种。”林妍说道,“巫师不是黑法师,她们没有去除自己的感情,因此她们多少有在意的人,我们只要控制那个人的生命,要求其秘密帮我们解咒,这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做太卑鄙了!”

简想要反驳林妍这个计划,却被林妍打断了,黑发的美女冷笑一声,说:“哼哼,对方凭什么帮你?又凭什么不会将这件事透露出去?”

“雷……”简很想说“雷苏琪家族的名誉”,可是觉得这个借口太飘渺了,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只能顿住。

“你没得选择,你弟弟的诅咒要处理需要非常谨慎,一点疏漏都容不得,这也是为什么明天我要亲自冒险去‘生育祭坛’的原因,我必须亲自掌握那里的情报。这个办法虽然阴险了一些,但这也是最安全的办法。”

简低着头,没有说话,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反驳对方了,但她总觉得隐隐的不妥。

美佳丝喜欢形容林妍学姐是“黑色的毒蛇”,这应该是很贴切的称呼了。她总是会将人逼到角落里,然后张口露出毒牙,告诉对方,只有从这里走才是唯一的生路——简心里这么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

淮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辽宁妇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治疗性病费用
淮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辽宁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