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六章落幕

2020-01-17 00:58: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四十六章落幕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第二百四十六章落幕“哼……!”看到自己一方弟子死伤惨重,地恶长老皱眉冷哼过后,一招秋风扫落叶,无端刮起一阵大风,弥漫过来的血煞阴雾翻卷而回,众多躲避不及的魔修也惨死于此雾之下。

“摹拓圣诀!”花舞站在地面,闭上双眼,一座恢宏的殿宇出现在花舞身后,殿门前依稀看到挂着一块牌匾,上面书写着三个苍劲古朴的字:“万兵殿!”

看到殿宇的出现,阵阵寒气萦绕身体,让在场离得较近的人忍不住打起寒颤。

“开!”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好像来自远方,也好像近在咫尺,一阵沉重的摩擦声后,泛着金光的殿门也徐徐打开,里面的金光更甚,刺得人几乎挣不开眼睛。

“咻咻……!”就在花舞话音刚落,万兵殿中便飞出无数的兵器,刀、剑、钩、棍、锤,飞刀等金光闪闪的神兵多不胜数的飞出来,就像下雨般的翻飞在魔教的弟子中,惨叫声络绎不绝,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

“万陀梵音!”一声犹如天籁的声音继花舞之后响起。

轻柔的声音却让在场的修为低下的弟子忍不住紧捂双耳,倒在地上翻滚,好像受到精神上很大的刺激,七窍也逐渐的流出鲜红的血液。

“既然现在已经到这个程度,那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花舞説着便转身看着此时身后的那一个黄金大藏,一挥手,从中拿出一个金钟,以掌代刀,将钟dǐng部削掉,拿在手中,面目表情的説道:“你有万陀梵音,我有狮子吼!”

一道雪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现在花舞身边,等到光芒消失后,一只雪白的雪狮站在花舞身旁,仰天一声怒吼响起:“吼……”。

花舞将那个被削掉底座的金黄色种放在雪狮嘴前,十倍的声波被亏大到一百倍。

一道道实质性的音波朝着魔教一方传出去,之后便在魔教一方的人群中欣然爆炸。

“啊……!”待到音波覆盖整片战场时,便将战况再掀一个高峰,当然惨烈程度也是以几何之数上升,场面惨不忍睹,混乱不堪。

此时依旧还保持着战斗力的已经不及初时的三分之一,倒在自己身边的敌方之人在没有同盟之人相救的,多数都葬身与对手的寒刃之下。

“魔君降!”

就在战况越演越烈之时,魔教一方也终于按耐不住,准备借助外力来控制住这场混战。

一股股幽黑魔气由天而降,待到魔气消散之时,一个个面生獠牙,头生独角,浑身长满冰冷鳞片,还有就是浑身长满长长的红色毛发的怪物出现在战场之上,无论正魔之人,遇者便杀。

战场堪称血腥,残暴,无情,冰冷。

战场惨烈度越战越烈,各派弟子越战越胆颤,倒下去的速度也是呈几何之倍上升着。

“魔教xiǎo子,尔等此种手段简直就是害人害己,看我如何镇压尔等!”看到此场相争就要以双方覆灭为代价,花舞痛心疾首之下也怒声説道。

“哈哈……!殊不知这便是我等魔教手法,今日魔君降临本界面,看尔等以何种手段阻止!”听到花舞的话,魔教一方也肆无忌惮的笑道。

“哼……!看我星辰殿如何将尔等镇压!”説完后,花舞便凌空而立,道:“既然尔等肆意猖狂,休怪本座手辣无情。”

“塔镇八荒!”一道亮光亮起后,一座迷你古塔便凭空出现在空中,徐徐旋转着,之后只听见花舞冷冷的口吐两字:“镇压!”

之后便见塔底射出一片朦胧之光,战场之上,全部定身不动,唯有天外魔君还能动作,不过也如身陷泥沼般吃力缓慢。

“哼……!”看到此景,花舞面色再冷,冷哼之后伸出一指,对着琉璃塔遥遥一diǎn指,便见琉璃塔旋转速度徒增,待到停下之时,便由塔底再一次射出无数股七彩光芒笼罩在魔君身上。

“今日本座便继承上一任星辰殿主之遗愿,扶正镇邪!”説完之后,塔底再一次的射出一道道幽黑的光束,比之前的七彩光芒速度还快数倍,待到光束及身之时,天外魔君全部身体一颤,面露痛苦之色,在众人惊讶之时,魔君身冒股股黑烟,焦臭之味扑鼻。

“这,这,这……!”看到此景,魔教一方也开始心惊胆颤,思绪紊乱;而另外一边正教同盟看到却是一阵惊呼,面露惊喜之色。

就在两方人面容各异之时,一阵阵轻微的爆破声后,一缕缕青烟也飘散于天地间。

“哼……!你我本是人族,只因功法所致,教统不同,而尔等却借外族之手残杀我人族之士,理应全部诛杀;但是本座抱以天地间存在即是有理,故今日且放尔等一命,但今后百年之内禁止向我正派同盟出手,不然定叫尔等派统不得翻身之日。”花舞站在空中盛气凌人,diǎn指江山的説道。

“星辰殿主,我落霞谷之仇未报,何以能够如此这般饶恕?”就在此时,玉玑子也出声道。

“嗯?”听到玉玑子的话,花舞先是一愣,随之道:“血债血偿本是天经地义,但我等修士本事逆天改命,所以此次只需杀落霞谷一派受难便可!”花舞説完便一指琉璃塔,除开进攻落霞谷的魔修一派,尽皆恢复自由之身。

“道友需要如何处置此次落霞谷灭dǐng之灾的始作俑者,敬请随意!”花舞説完便转过头扫视着对面魔修一方,预防有什么举动。

“哈哈……!就如道友所説,一切血债血偿便可!”听到花舞的话,玉玑子也哭笑着看向对面的魔灵宗之人説道。

“既然如此,便以尔等之血祭我神塔!”花舞説完,笼罩着魔灵宗身体的灵光一阵旋转,阵阵血雾喷洒。

“殿主神威!”就在这时,星辰殿一方所剩弟子尽皆跪伏于地,满脸虔诚的喊道,随之而起的还有正派同盟一方的弟子,也跟着跪下来,道:“星辰殿主神威现世!”

“魔教者,还有何话要説?”看到现在自己已经暴露在大众眼中,花舞看着前方魔教阵营质问式説道。

“既然星辰殿主如此悲天悯人,今放我等教统残存,便应星辰殿主之言,百年内不再复出!”一个黑衣白胡子,佝偻着背站出来看着花舞説道。

“哈哈……!老前辈,就如你所言!”听到老者的话,花舞抱拳説完后便出声道:“凡我正统同盟弟子,全部退回来。”

“老前辈,三日之期,若你们全部退走,此战便告一段落,若不然我们就算覆灭,也定当第二次开战。”最后花舞也是半笑半威胁的看着魔教一方冷笑着説道。

“就三日之期为限!”説完后老者便转身离开战场,而花舞也落在地面之上。

“道友神威!”在场看到花舞出手的各派都属于执掌牛耳的人都笑着上前跟花舞客气的祝贺起来。

“寥赞!xiǎo道术,xiǎo把戏,雕虫xiǎo技而已,倒是让各位见笑啦!”花舞也皮笑肉不笑的抱拳笑着説道,之后转身走向星辰殿弟子所在之处,看到自己几位心腹战将全部都在,只是受伤而已,看着几人浑身血迹,花舞微笑着説道:“你们没事吧!”

“回殿主,我们没事!”

“飞扬!”就在这时,陈薇由人群中走出来,双眼含泪的喊道,看到花舞微笑的脸庞,陈薇也有diǎn悠然欲泣。

“没事吧!”花舞説着便伸出手抚摸着陈薇的脸庞,温柔的説道:“没事啦,已经过去啦!”

“嗯!”陈薇羸弱的答应一声后便靠进花舞的胸怀中。

旁边的欧阳亮等人互相之间拍了拍彼此的肩膀后,便心领神会的转身看着星辰弟子道:“凡星辰弟子全部听令,立刻回转营地!”

夜幕降临,阴风阵阵吹拂,天上明月若隐若现,也没有几颗星星挂在天空之上。

“血衣老祖,难道我们就这样退走?”魔教营阵中,一个中年男子看着今天白天跟花舞达成协议的老者説道。

“钱程,你以为老祖我是如此贪生怕死之人?”血衣老祖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无悲无喜的説道。

“那老祖你为何要做如此决断?”听到血衣老祖的话,钱程皱眉不解的説道。

“难道今日之事你没有看到吗?天外魔君都身陨道消,你难道能够自认为比他们强大?更何况今日那星辰殿主已説不断我魔教教统,你还想怎样?”听到钱程的话,血衣老祖也煞有怒意的説道。

“这,这,这……!”听完血衣老祖所説的话,钱程回想起今日战场上所发生之事,也不知道该説什么。

“钱程啊,你要记住,留有青山在,何惧无柴烧,现在只不过是隐忍百余年,对于我们来説,百余年的时间已经不算时间,待到百余年之后,复出岂不正是时机成熟时!”

“谢老祖教诲,是弟子愚昧!”钱程抱拳説完后便静候而立不再説话。

“好啦,下去准备一下,三日之内退走吧!”説完血衣老祖便闭上眼睛不再説话。

另外一边,正派同盟内。

“星辰殿主,今日你为何手下留情,不斩草除根,将魔教一打尽?”龙门掌教龙星子看着花舞不满的説道,大有质问之意。

旁边之人听到,虽然没有出言,却是对其行为表示不满的皱起眉头。

“呵呵……!本座是不是可以认为道友现在是在质问本座呢?”花舞听到后也是一脸冰冷的笑道。

“哼……!今日本座之所以不下杀手,是因为魔教也是我人族,正邪之间不过因为功法跟教统之别所致;换一个説法,今日倘若将对方全部灭杀,难道就不会再出现魔教?佛家有禅语:芸芸众生相,无悲无欲,无念无求,一心向道,魔教自消,若如不然,现在就算将他们全部灭杀,等到那天龙掌教你不甘心现在,岂不也陷魔道,那请问那时候我是不是也要将你灭杀呢?”花舞説完后一改脸色,平静的説道:“就如本座所説一般,天地间既然存在便有道理,一山崩一山亦在,何必枉造杀孽,引起不必要的浩劫降世。”

“好啦,事已至此,多説无益,且看三日后魔教有何动向再説不迟!”春林子皱眉不愉的説道。

“若如三日之后,魔教不履行今日之言,依旧留守在此,到时要动手也不迟!”地恶长老也发言説道。

而自从回来后,玉玑子便不曾説过一句话,对于他现在来説,为教内之人报仇为重,既然现在花舞飞扬已经为其报仇,其他都不再重要,也不可能随龙星子一起指责花舞飞扬的决定。

第二天中午,魔教便陆陆续续的撤离战场,三天之后,魔教如约全部撤离完毕,花舞等人也开始进行撤离。

“地恶长老,待我安排好事宜后,便会前往黄枫谷看望各位!”临走之前,花舞看着地恶长老説道。

“孩子,黄枫谷就像是你的家,何时想回便回,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説完后,拍了拍花舞的肩膀便带着黄枫谷弟子扬长而去。

“道友,是否要到逍遥宗做客一下?怎么説我们都是有些渊源的。”春林子也走到花舞身边看着花舞问道。

“会的,带我安排好后便会前往登门拜访的!”花舞看着春林子微笑着説道。

“行,那我逍遥宗大门为道友你敞开,随时来都欢迎之至。再会!”説完后,春林子略一抱拳后便转身离开啦。

“飞扬!”陈薇看到地恶跟春林子都相继离开后,走到花舞飞扬身边,道:“刚刚遇到你,这又要离开,不舍亦难别!”

“你先回去吧!我稍后便来灵兽宗接你离开!”听到陈薇的话,花舞转脸,微笑着看着陈薇説道。

“嗯!你要快diǎn,不要再让我等完三年又三年!灵兽宗等你的到来!”説完后陈薇便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的离开啦。

“殿主,现在我们走吧!”谢婷奎走到花舞身边,看着陈薇渐远的背影説道。

“回是要回的,但不是现在!”花舞低头轻声説道。

“此话怎讲,难道我们要去灭哪一个教派?”听到花舞的话,阳镇雄也不解的説道。

“夏雨生何在?”花舞背对着星辰弟子喊道。

“殿主有何吩咐?”夏雨生走到花舞身边抱拳问道。

“你先带着弟子回殿,我还有事,晚一diǎn再回去!”

“是,弟子领命!”説完夏雨生便率领着弟子离开,只剩下花舞飞扬跟几名心腹战将留在原地。

“殿主,现在我们去哪里?”欧阳亮看着花舞问道。

“先逍遥,再黄枫,后灵兽!”説完后,几人也离开了,此地便在一次战争过后陷进一片满目疮痍的寂静中。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怎么预约
泰成逸园分院看病怎么样
蚌埠治疗早泄费用
广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石家庄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