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九玄邪尊 九百二十一章 依然如此

2020-01-14 11:4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玄邪尊 九百二十一章 依然如此

九百二十一章

“我过分,你亦然如此。”血盟此番的带队者带气头,双眸在红色的斗篷内冒着精光,有些似笑非笑的看着天空那张有些不悦的脸。

陈源冷笑着,大手从绣袍伸出掌心准备了血盟的方向,慢慢説道:“我过分,但我有实力,谁敢管我?但你呢?”

话音刚落,一道内力光球自他手中凝结而起,随后朝着他直接吐射了出去。那血盟的领队者确实看都懒得懒看,只见红光一闪那光球便迅速的四分五裂,最后融在了空气之中。

“恩?”众老一辈强者脸上都带了几丝凝重之色。他们互相之间可以説都是知根知底,刚才陈源的攻击换作他们也能接取下来,然而却无法做到这么完美。

如果此次接招的是他们,那光球少説也得产生一次扩散性的爆炸。毕竟他们这群人再怎么厉害,那也必须要经过一次碰撞才能接下他的攻击,不然总不能利用温度来把他给蒸发吧。

那不单説所需要多高的温度,就是需要的准备时间也足够他们一阵头疼了。然而来自血盟的家伙确是做到了,这不由让他们心中猛地一惊。

这群人当中自然不缺乏玩剑高手。只见一名气息无法估量的老者闭起眼睛,那光球破裂的画面如同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慢慢会放着。

“好快的速度。”终于,那名老者缓缓开口,却让在做的几人都有些疑惑。其中一名中年大汉状的强者有些忍不住,直接大声囊囊了起来。

“童源你怎么还是喜欢故作神秘啊,快diǎn跟我们説説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老者嘴角抽了抽,目光转向周围的修者。

果然,那大汉的一嗓子已经把几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了过来,此刻正用看珍惜动物般的眼光不断看着他们。

毕竟在场的都是这天底下最dǐng尖的强者,连他们都感到疑惑的问题自然是非常之难。如果知晓了答案,那对今后的修炼上或许就会有莫大的帮助,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注意这边?

童源摇了摇头,也不知是为何。随后,他扫了一眼那大汉,开始解释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阁下因该是用极快的速度带起剑风,集中进行一diǎn攻击。当它出现一个缺口的同时,剑风确在瞬间扩张而去起到了阻挡作用,才让那光球没有当场爆炸。”

血盟的领队者听到这话,慢慢抬起头扫了一眼那名老者,随后diǎn了diǎn头,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斗篷内传出:“不愧是号称‘剑仙’的童源,果然厉害。但你有一diǎn猜错了,我用于劈碎光球的可不是剑,而是”

説着,他从那宽大的袖口之间伸出了一只手,其上赫然握着半只还在跳动的心脏,另外一半却不见了踪影。

看到这东西,一名那还滞留在原地的强者忽然一惊,胸口部位传来了一阵阵巨痛。

他低头朝着看去,却只看到空洞洞的心口,与身后那不断下着血雨的蓝色天空。他的心脏,竟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拿掉了。

“桀桀桀,自己的心都保护不好,那就不怪我了。”斗篷下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随后,他左手猛然发力,直接将那剩余的半只心脏捏的粉碎,流露出一阵红色的液体。

“不。”那名仙皇强者满眼都是惊恐之意,伸出手掌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然而他却是怎么也无法挽回,只有大脑中传来一阵眩晕之感,最后丧失了全部意识。

“咚。”那名强者的身形从千米高空直坠而下,砸成了一摊肉泥。其御灵刚刚从身体内钻出,却转眼就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寒芒给炸得粉碎。

“我一向很讨厌麻烦,或者説我们整个组织都很讨厌,尤其是某些细微的蝼蚁带来的。”説着,血色斗篷下的双眼对准那些青年一代,放在了几个面露凶色的修者脸上。

明显,那几名修这是跟刚刚死去的仙皇强者同一家族的。只不过实力差距实在太大,所以他们没有上前妄自送命罢了。血色斗篷下的人再次发出一连串笑意,双眼顿时带起可一阵凶狠之色。

一道道虚波弹指而出,似乎想要消灭那些被他视为蝼蚁的家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源终于动了。庞大的威压铺天盖地席卷而下,在碾碎那几道攻击的同时,也将一名血盟组织的仙皇强者给震得支离破碎。

“够了,不要太过分。”

血色斗篷人影轻笑着,似乎己方人士的死活跟他没有分毫关系。他抬头看向天空,双眸之中带出一阵嘲讽之意:“我可是按照你説的。我过分,却又足够的实力,谁能管我?”

“我来如何?”几乎是同时説出这句话。老一辈之中站出了六道身影,整齐列成一排看着那血色斗篷人,威压结合在一起一次性朝着他扩散而去。

斗篷人瞬间没声了,脑袋确实在慢慢摇着,似乎并不畏惧面前这些人的威胁。只有靠近他的几名修者依稀听到他説出了几个字:妈的,这帮不要脸的。

见到血盟组织的那人不在説话,陈源望了一眼身后人群,忽然隔空朝着后方猛然打了过去。

一道拳影自他手中飞出,呼啸着砸上那透明光墙。只见“轰”的一声爆炸,那墙顿时就被砸成了无尽碎片,黝黑洞口再次展现在众人面前。

“快diǎn进去。”匆匆忙忙打出一道神识传音后,陈源张手就朝着空中勾勒而去。那火焰帷幕顿时烟消云散,让天空重回纯净。

没办法,在场的除了他们几个家族,还有一些只是单纯为了寻宝而来的老古董。稍微给diǎn便利还可以,如果太过分了他们可不会乐意。

火焰帷幕消失的瞬间,那群修者双脚猛然一踏便朝着前方急速飞去,但这回确实没人故意引起混乱。

毕竟那些dǐng级强者刚刚才发生过矛盾,此刻定是余气未消。万一自己引起混乱的时候被他们给发现了,那后果可真就是不敢想象啊!

即便那些修者速度再快,楚南等人也还是最先踏入万身冢的一批人。一直等到那些青年修者全部都踏进去之后,血色斗篷人这才不紧不慢的一挥手。

身后同样服饰鲜红的血盟成员排列着整齐队形,快速的朝着万神冢飞了过去。期间没有半死嘈杂声音,仿佛这些人都是机器一般根本不会説话。

“都进去了,那么现在该轮到我们了吧。”血色斗篷人抬起头,双眸之中带起一阵嗜血光芒,给人一种残忍弑杀的妖兽之感。

空气之中再度传来一阵肉眼可见的波动,一个血色洞口出现在了万神冢的入口之后,起内所散发的恐怖气息确实完全碾压了前者。

那里,正是神魔冢。踏入万神冢的瞬间,一股强悍的力量将楚南直接撕扯了进去。耳边传来了阵阵风声,双眼之前确实有无数繁星,diǎn缀着周围黑暗。

很快,双脚便传来的触地感。还没等他缓过神,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劲风,还有一阵怪异的吼叫伴随着。

“该死,一来就遇攻击。”几乎是想都没想,楚南直接向后一仰躺了下去,神魔之剑悄然入手,果断力落的向前跳跃起来。

一道道剑气从其上扑出,组成了一张密集的。耳边传来一阵大吼,那劲风瞬间消失,替换成了阵阵剑气入体的身影。

这个时候,楚南才有时间观察起周围。那袭击他的东西是一只长着黑色皮毛的熊,但那左眼与爪子却是血红一片,连同没有被皮毛覆盖的**都是这样。

“血纹黑熊。”楚南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双目布上了丝丝战火,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

自己三面都是冰冷的山壁,唯一的通道就在前方,确实被这头熊给挡住了。而其余人却是不见踪影,想必都是被随即分散到各个区域了。

虽然被堵死了出路,但周围的空间倒是不xiǎo,用来跟这头熊战斗也是完全足够了。楚南杨了杨手中长剑,做出了一个挑衅的姿势,却是已经暗中准备还对他进行雷霆一击。

血纹黑熊已经有了不xiǎo的智慧,虽然跟人类无法比,但对于同类来説已经算是比较高的种族了。

他看到楚南的动作之中,当即仰天一阵咆哮,随后拖动那粗壮的身躯快速走了过来,伸出熊掌就像将他给拍死在爪下。

然而楚南却是神秘的一笑,身影在原地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扭曲起来,竟然硬生生从熊爪的缝隙之间穿过。

面对那高达数丈的身影,楚南心中没有半分恐惧,直接就是扬起长剑对着他的脸上荡起一阵阵银光,最后一口气砸了过去不带半diǎn保留。

“嗷呜。”似乎也感受到那些剑影的威胁。血纹黑熊伸出粗壮的熊爪挡在了自己脸前,身体却是突然朝着前方卧去,想要把楚南压在身下。“

哼哼,智力还是不及人类啊。”楚南笑着,双脚朝着地面一踏。那神魔之剑带着丝丝寒光,不断吸收着周围空气中的灵力,将其凝结在剑上覆盖了饱满一层。

淡蓝色的剑身外裹着层晶莹剔透的物质,像是一片晶石。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被深深的压在之间,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出来。

忽然,楚南身形一闪,划过一道长直的弧线。空中带出了丝丝电弧,幽兰色的线段在这空间显得有些吓人。

神魔之剑发出尖锐的呼啸声,dǐng着空气阻隔直接贯穿了血纹黑熊的脖子,与楚南的身影一起抵达了他的后面。

“风驰电掣。”

血纹黑熊无力的挣扎了几下,随后慢慢朝着地面倒了过去。那沉重的身躯砸在地面,引得地面一阵颤抖。

无尽烟尘飘扬在上空,转眼就笼罩了那黑色身躯。楚南快速的从空中直坠而下,双脚踏在了空中。

身形前方正是那出去的通道,可他的脑袋却是微微侧着,不直直的盯着身后。

“尼玛坑爹呢,又来一只。”

移动阅读请访问:品文吧-精选好看的

上饶协和医院怎么样
黄石市中心医院
四川省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日照治疗盆腔炎费用
杭州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