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武道玄皇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关风月关风波(第一更)

2020-01-14 09:2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玄皇 第一百六十一章 无关风月关风波(第一更)

凌寒只看到旁边那座的几个年轻书生一听“玉姑娘”这三个字,立刻都瞪大了眼睛。<-.一个白衣书生小声嘀咕道:“这玉姑娘便是这“玉洁冰清,风月四姝”的玉人姑娘!”

“这玉人姑娘可是艺貌双绝,一曲洞箫真如仙音,有道是“听彻洞箫清不寐,月明正照古松枝”!旁边一个青衣书生道。

“是啊!若是能与玉人姑娘促膝长谈,聊些琴瑟音律,即便是让我折寿五年也值得!”旁边的另一个黄衣书生道。

“就是那个会吹箫的小妞么?快让她到大爷这,大爷有的是银子!”忽然旁边小间里一个肚满肠肥,一脸色相的公子哥嚷嚷道,。“我到要见识见识,这小妞的本事!哈哈哈哈!”

旁边的一个像是跟班的男子也是一脸堆笑道:“墨大少,要不今日就将这“风月阁”包下,什么“冰清玉洁”都叫出来陪你喝酒怎么样!”

另一个跟班男子也奸笑道:“墨大少,今日可也让我们兄弟沾沾喜气哦!”

只有一个中年男子,只是端坐在那里,细品着清茶,不动声色,没有随声附和。

“好説好説!”那墨大少满身酒气,又喝了一口酒,大声道:“玉美人,快下来吧!老子都等不及了!”

“哪里来的疯狗!竟然在这里乱叫!真是难听死了!”方才小声嘀咕的那个白衣书生道。

“谁説的?狗崽子!站出来给老子看看!”那墨大少一见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听到有人骂他,便站了起来,四处看着。而他旁边的那两个汉子也都站起身来,眉头紧皱。看他二位太阳穴高高鼓起,原是练肤高手,只是那个沉默的男子并没有动。

凌寒心里感觉,这个沉默的男子,才是个危险的角色,因为就连自己也看不出他的修为。

“有好戏看了!”贾仁笑着对凌寒道。凌寒只是想探探那鹿灵汉子的底细,并不想多生是非,便道:“贾兄,小声diǎn!别惹祸上身!”

贾仁笑道:“这可不像沈庄的第一高足啊!你那火炼毒火,掌搧白猿的气势哪去了?”

“我是不得已才来这烟花之地的!若是让师尊知道,定不会轻饶我!”凌寒小声道。

“我看你是怕你那沈姑娘怪罪吧?”贾仁目光含笑道:“我可以给你证明,凌公子在此只是坐一坐,喝喝茶而已”

“你可千万不可透漏半句,不然……”凌寒道。

“不然怎地?”那贾仁打断凌寒的话道,一脸无畏的道。

“不然,不然这剑我就不要了!”凌寒一拍手中的“干将碧狮剑”道。

那贾仁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道:“好吧!怕了你了!我不説便是!若是你那沈姑娘听到些风言风语,可不要怀疑是我透漏的,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忽见方才説话的白衣书生站了起来,道:“狗崽子骂谁?”

“狗崽子骂你!”那墨大少高声道。

“哦,原是狗崽子骂我呢!”那白衣书生一打开折扇笑道。

旁边众人见他转着弯的骂墨大少,都忍不住轻笑。

那墨大少见众人都在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便问道:“你们笑什么?我説狗崽子骂他,不对么?”

“正对!正对!”众人齐齐笑着道。

墨大少那两个跟班倒是听出那白衣书生在奚落少爷,便高声道:“那小子,别不知死活,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么?”

“我管你是谁?在这里大呼小叫,便是对玉姑娘不敬!”那白衣书生倒是丝毫没有惧色。

“好小子,嘴还挺硬!”一个跟班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看着那个白衣书生,就要冲过去为难。

凌寒看那个白衣书生文质彬彬,并不像是修炼武道之人,看样定会吃亏,不免有些担心。

而旁边的贾仁却笑道:“力微休负重,言轻莫劝人!手无缚鸡之力,还要老虎头上瘙痒,吃diǎn苦头也能长长教训!”

那墨大少的跟班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那几个书生的小间,一伸手,便揪住了那个白衣书生的胸口。

哪知那白衣书生也不是百无一用,一合扇柄,就朝那跟班的肘弯处击落,嘴里还説道:“怎么?还要动手?”

凌寒见状暗道:“好!”这一招却是那跟班不得不救。

“咦!”贾仁见这年轻公子竟也是练家子,不禁有些惊异,看来自己却是看走了眼,“还有两下子,这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跟班见白衣书生的扇柄击来,以为这白衣书生只是随意一挥,并没有在意,而是抓住那白衣书生的手用力的向自己这边一拽,嘴里道:“狗崽子,快给墨大少跪下磕头!”

只听“啪”的一声响,却是那白衣书生的扇柄落在了那跟班的手肘。那跟班只是觉得小臂一震,竟然丝毫用不上力气。不由得惊恐的看着那个白衣书生,那个白衣书生佯装叫道:“哎呀!你抓疼我了,快放手!”一边用扇柄不停的挥动着,胡乱的打在了那个跟班的身上。

众人都以为那白衣书生此刻已是吃了亏,会立刻求饶,纷纷摇头道:“没有本事就别多管闲事,结果是引火上身!”

“快快告饶几声,赶紧回家去吧!”

那墨大少看着那边的情形,以为那跟班已经摆平了那白衣书生,高声大笑道:“狗崽子,看你还敢牙尖嘴利!阿炳,给我狠狠的打!”

旁边另一个跟班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没有满地桃花开,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揍他!”

只有那个沉默的男子依然没有动作,只是在那悠闲的喝茶,像是事不关己一般。

那个叫阿炳的跟班只觉得那白衣书生的扇柄在自己身体不断的敲击,竟将自己身上的穴道一一封死,手法是高明的紧,而自己浑身僵直,就连声音也发布出来,不由得心中充满了恐惧。

那白衣书生似乎玩心大起,仍在哪里惊呼:“呀!你diǎn了我的穴道!我的手动不了了!”听得众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那墨大少则是仍在得意的嬉笑。

凌寒见状,暗道:“贾兄,那年轻公子是装的!”

贾仁道:“会个三脚猫的功夫就要张扬,一会儿怕还要有苦头吃!”

声音虽小,仍被那白衣书生听到,不由得朝凌寒这边瞟了一眼。墨大少厅中那个沉默的男子也似乎听到贾仁的声音,目光一抬,竟是精光四射!

那被diǎn中穴道的阿炳此时已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由那年轻公子的摆弄,那年轻公子一边佯装左右摇晃,一边道:“快放手!”説罢在那阿炳僵直的双腿处各踢了一脚,那阿炳竟然双膝一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软绵绵的伏在地上。

“这是干什么?行此大礼,我可受不起!”那年轻公子又是一摇折扇,十分潇洒的道。而那阿炳伏在地上,竟是一动不动!

墨大少看着那个趴在地上的跟班,高声道:“阿炳!你在干什么?快起来打他!”

那个白衣书生一边笑,一边用扇柄敲着那阿炳的肩头道:“阿炳,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打我啊!”

墨大少旁边的另一个跟班似乎觉得有些不对,急忙跳了过去,猛的向那年轻公子的胸口推了一把,哪知,那年轻公子竟是顺着那跟班的掌力,胸口向后一含,又猛的向前一dǐng,那跟班也是没料到那年轻公子竟有如此身手,一时没有防备,竟被dǐng到在地。

“哟!这位兄台,脚下可要当心!”那年轻公子折扇一摇,笑道。

那后来的跟班不明不白的吃了暗亏,心里也是明白了,那阿炳定是遭了暗算。急忙爬起身来,暗暗运气,一拳竟直直砸向那年轻公子,嘴里面骂道:“狗崽子敢暗算爷爷!”

众人见他出拳如毒蛇出洞,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哎!兄弟不要动怒啊!”坐在那白衣书生旁边的两个年轻的书生也起了身,竟拦在了那个跟班的前面,两人像是劝架一般,实则架住了那跟班的来拳,并在那跟班身上一阵的乱diǎn,嘴里还絮叨道:“兄台息怒,兄台息怒!大人有大量!”

那跟班先是一怒,之后表情渐渐凝固,只是瞪着一双眼睛,也是一声不吭。

那两个书生一松手,那后来的跟班也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众人这才知道,这三个年轻书生看似弱不禁风,实则都有些手段。

那墨大少见两个跟班都臣服于人,又气又急,道:“阿乙阿炳!你们快些起来!”

只是那两个跟班还是一动不动。那墨大少急了,连忙对身边的那个沉默的男子道:“叔!你快看啊!那几个狗崽子欺负人!”

华亭煤业集团总医院预约挂号
总医院安宁分院预约挂号
贵州有治疗癫痫的吗
肇庆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潍坊癫痫病在线咨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