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弑天刃 第二百六十九章 裂痕

2020-01-13 20:2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弑天刃 第二百六十九章 裂痕

那笑容中,带着几分无奈,带着几分讽刺,带着几分……伤心。

“就这样?”楚墨看着传旨的太监,轻声问道。

三皇子夏豪被这道秘旨上的内容,同样震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听着楚墨的语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封你为楚王,赐免死金牌一十八面,王爵世代流传,免死金牌十八面……可传子孙……这种封赏,就算是我们这些皇子,也都拿不到,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夏豪这话,可是多少有些诛心了,楚墨并没有说他不满意,虽然别人都看得出楚墨有情绪,但毕竟没有亲口说不是?

樊无敌在一旁,眸光清冷,老将军这一辈子,性情耿直,任何事情向来不喜欢藏着掖着。但这不代表他不懂得人情世故,真的什么都不懂的话,又如何从一个小兵一步步升到将军之位?

勇猛耿直的将领多了,可到今天,又有几个能够成为一月将军的?

这位三皇子,樊无敌一直就十分不喜,尤其是夏豪跟自己的孙子对上之后,老将军心中对这位皇子的评价,更是直接跌入了谷底。

听着夏豪的话,樊无敌终于忍不住,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楚墨得到怎样的封赏,那是他自己靠真正的军功赚的!你一个毫无建树的皇子,有什么资格跟他相提并论?你……算个什么?”

夏豪那张英俊的脸,顿时一片铁青,甚至有些发紫,怒视着樊无敌:“你敢跟我这样说话?”

啪!

一声脆响。

夏豪挨了狠狠一个耳光。

楚墨站在夏豪面前,眸光森冷的看着夏豪:“你,现在只是一个皇子,还没有真正封王,叫你一声殿下,那是对你的一种抬举,但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在我面前。你还没有狂妄自大的资格。”

夏豪被楚墨的一番话。说得怒火中烧,就要发作。他身旁的一名谋士赶忙拉住他,低声道:“殿下……息怒啊!”

夏豪的胸口,剧烈起伏着。目光狰狞的看着楚墨,良久。他忽然笑起来:“这又能怎么样呢?楚王也好,免死金牌也罢……最终的胜利者,却是我!楚墨。你就安心的做你的楚王去好了!”

夏豪眼神中的狰狞,渐渐变成得意。冷笑看着楚墨,然后说道:“这天下,终究还是我夏家的!”

这番话。樊无敌这边的高级将领以及矿工军团这边的将领,全都听在耳中。看向夏豪的目光。全都变得十分厌烦。

何旭冲着楚墨一拱手:“公子,末将祝公子前程似锦,末将这边还有军务。就不去送别公子了,末将先行告退!”

矿工军团这边,楚墨走了,何旭就是主将。这支部队,直接听命于皇上,其他人根本无法染指。

因此,何旭这番举动,并非是冲着楚墨,他对楚墨,心中只有感恩。他是实在不想看见夏豪这张丑恶的嘴脸,想要直接离去。

“等等……”夏豪淡淡一笑,然后说道:“父皇有命,矿工军团这边,要暂时留在这里,配合我的军队,对大齐展开打击……”

“什么?”何旭当即眉梢一挑,看向夏豪。

夏豪慢悠悠的从怀里取出一份秘旨,递给何旭,淡淡说道:“这是父皇的秘旨!”说着,还一般的看了一眼楚墨。

你有秘旨,我也有!

楚墨倒是没什么反应,矿工军团,原本也不是他的。何旭和矿工军团的众将士虽然感恩于他,但他们的心中,更是忠于大夏,忠于皇室的。

何旭却是真的有些不舒服了!

就像刚刚樊无敌老将军说的那样,你一个寸功未立的皇子,有什么资格在军功卓著的将士面前炫耀?我们听命于皇家,但你夏豪……却代表不了皇家!

你狂个什么劲儿?

其实夏豪也并非那种没脑子的人,出身皇家,从小接受最顶级的皇家教育,又怎么可能连做人道理都不懂。

但他心中实在是恨极了楚墨,任何事情,只要关系到楚墨,都会让他有种抓狂的感觉。

眼见着何旭和一众矿工军团的将士,全都十分尊重楚墨,他心中的怒火,也是腾腾的往起窜。

何旭接过这封秘旨,打开之后看了一眼,然后面色难看的道:“知道了,等到有什么军情的时候,再通知我吧!”

说着,何旭直接率领终将,冲着楚墨和樊无敌一抱拳,径自离去。

这边樊无敌麾下的一众将士,也全都陈着脸,过来跟樊无敌告别,然后各自离去。

最后,只剩下楚墨跟樊无敌,那个传旨的太监,以及三皇子夏豪和他的几名心腹手下。

小柴犬在楚墨的口袋里打瞌睡,大公鸡不知溜达到哪去了,反正它总能找到楚墨,楚墨也不担心。

见这边的将领,以及矿工军团那些将领,都不怎么理会他,夏豪脸上的表情,相当难看,不过他对自己,依然有着相当大的信心。

“天下熙攘,皆为利往。只要本王给予这些人足够的利益,那么,他们很快就会转投本王麾下!”夏豪心中冷笑着,然后看着楚墨和樊无敌,一脸倨傲的道:“两位……慢走不送!”

樊无敌虎目圆睁,作为一名久经沙场,对国家有巨大贡献的老将,他是真的不能忍受夏豪这种态度。

不过楚墨却是轻轻的拉了一把樊无敌:“走吧爷爷,您都说了,也累了,要回去养老的……”

樊无敌叹息了一声,瞬间像是老了十几岁,点点头:“好,走吧!”

夏豪嘴角上翘,脸上露出无比得意的神情。

这一幕,就连传旨的太监,都有些看不过眼,但他却什么都不能说。只是在心中暗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皇上虽然看上去,是给了樊无敌和楚墨天大的奖赏,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方式的卸磨杀驴呢?

恐怕,这也是因为楚墨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皇家都十分忌惮,不然的话,这些奖赏……恐怕都不会有。甚至可能会有杀身之祸!

身为皇上身边的红人,这种事情,他真的是见得不要太多。

樊无敌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军营,微微摇摇头:“走!”

楚墨却是笑着握了握爷爷的手,轻声道:“没关系的。”

笑容中,充满裂痕。(未完待续。)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网上预约
合肥长淮甲状腺中医医院地点
吉林有治疗银屑病的好医生吗
江苏诊治白斑病医院
哈尔滨牛皮癣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