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95岁抗战老兵忆上山打游击鬼子拿我们没办

2019-07-07 18:0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95岁抗战老兵忆上山打游击:鬼子拿我们没办法:金银首饰

摘要:   老兵档案  姓名:陈永成  年龄:95岁  民族:汉族  籍贯:福建龙海  所属部队:中国军队79军98师292团机枪连  参加战役:长沙会战、豫西鄂北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桂柳会战等  口述实录 金银首饰最新动态及资讯。

中国传统文化中,常常有“三尺”这个数量词,含义却各不相同。最有名的是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个“三尺”好理解,就是指距离。而平民出身的天子刘邦总喜欢吹嘘自己凭“三尺剑”得天下,这个“三尺”有讲究。

老兵档案

姓名:陈永成

年龄:95岁

民族:汉族

籍贯:福建龙海

所属部队:中国军队79军98师292团机枪连

参加战役:长沙会战、豫西鄂北会战、常德会战、衡阳保卫战、桂柳会战等

口述实录

“1941年,我当了两年民兵后,村子里贴上了征丁入伍的告示,我们那儿是2丁抽1,3丁抽2。我不是被抓壮丁的。听到征兵的消息后,我努力说服父母,我要去当兵入伍,到前线打鬼子。”

“我们排长和其他长官,挺照顾我们这些新兵的。我们新兵蛋子每天的口粮粮食,都会比其他人多二两。而且,王甲本军长还找我们聊天,虽然那时候听不懂他们讲的话,但他关心我们的场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我们一部被安排在山间对日军进行阻击和骚扰。但凡有日军经过或休息,我们就进行打击,日军发现后就立刻撤离。前两次偷袭的效果都不错,第三次的时候,日军的飞机经过,对林间进行轰炸,我们死伤了一些兄弟,后来的游击战就更为谨慎了。”

“我们看到93军的很多兄弟,腿、脚被炮弹打断、打掉,头、胸等部位受伤严重。一排排人相互搀扶着,或拄着木棍,从我们身边经过。伤员太多,根本数不清。桂林城里没有一个百姓,房屋都被炸得千疮百孔,四处都是焦黑一片,已经成了空城。”

2015年10月10日上午,成都人民公园内,95岁的陈永成坐在大树下,端着一盏盖碗茶,听着身边30多位老人聊滇缅抗战。其间,时不时会有年轻人聚在他的身边,想听他讲抗战的故事。每当这时,陈永成就会用略带福建腔的四川话讲起来:“我们在山上,等鬼子经过或休息时,就趁机袭击他们,常常打得他们措手不及,他们拿我们没办法。”

陈永成年轻时离开福建老家,随部队在湖南、广西等地抗战。抗战胜利后,他辗转定居在成都。陈永成告诉华西都市报,今年国庆期间,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当年的79军兄弟,“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老兄弟,已经感到满足了。”

离开小渔村 奔赴抗日前线

1920年,陈永成出生在福建龙海市港尾镇一个小渔村里。由于家庭条件困难,出生3天后,他从李家抱养到了陈家。7个月后,养父将他带往印度。“当时父亲在印度做生意,就把我们一家子接过去生活。”陈永成说,他在印度生活15年后,才跟随养父回到福建,“我只会印度语和英语,回国后,跟其他人沟通困难,没能去学校念书。”

回国不久,抗日战争爆发了。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上的枪声,打破了中华大地的宁静,一场全民参与的抗战爆发。东部沿海一带,不断遭到日军侵扰。为抵抗日军,沿海地区大多加强了民兵组织,昼夜巡防。陈永成与大多数青年一样,加入了民兵组织。

“1941年,我当了两年民兵后,村子里贴上了征丁入伍的告示,我们那儿是2丁抽1,3丁抽2。”陈永成说,当时在陈家,他还有一个叫陈永美的弟弟,“我不是被抓壮丁的。听到征兵的消息后,我努力说服父母,我要去当兵入伍,到前线打鬼子。”

1941年的一天,早上出海打渔的村民还未归来,陈永成和其他地方被征集的400多个青年,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走到了湖南前线。陈永成加入了79军98师292团机枪连,开始参加抗战。

上山打游击 死守长沙不退

1941年年底,到达湖南后,陈永成等人开始了一个多月的紧张训练。由于语言不通,除了和老乡能聊上几句外,陈永成在部队里一向沉默寡言。

“但是我们排长和其他长官,挺照顾我们这些新兵的。”陈永成说,那时候条件艰苦,装备差就不说,粮食补给有时候也会遇到困难,“但是,我们新兵蛋子每天的口粮粮食,都会比其他人多二两。而且,王甲本军长还找我们聊天,虽然那时候听不懂他们讲的话,但他关心我们的场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一个多月后,长官连续3次问我:上战场怕不怕死?我每次都摇头并摆手表示不怕,但他没理我。直到第三次听到炮声响起,他才同意我上战场打仗。”陈永成经历的第一场战役,就是抗战期间十分艰难的第三次长沙会战。

第三次长沙会战期间,时任79军军长的王甲本,担任长沙外围守备指挥官。他命第98师固守霞凝港、捞刀河一线。日军在飞机、重炮的掩护下,进攻中国军队阵地,并企图突破阵地右侧。

在形势危急关头,陈永成等人在王甲本的率领下,对日军进行阻击。“我们一部被安排在山间对日军进行阻击和骚扰。但凡有日军经过或休息,我们就进行打击,日军发现后就立刻撤离。前两次偷袭的效果都不错,第三次的时候,日军的飞机经过,对林间进行轰炸,我们死伤了一些兄弟,后来的游击战就更为谨慎了。”陈永成说。

常德保卫战 密林中打游击

1943年,对于陈永成来说,是一个十分艰巨的年头。一年内,除经历各地无数小型战役,他随部队还参加了豫西鄂北会战、常德会战两场震惊中外的战斗。

“我所在的连队,主要任务是在山区打游击,寻机袭扰鬼子的部队。”陈永成说,1943年4月下旬,日军为打通长江上游航线,企图直至上游的重庆大后方,调集了6个师团、1个旅团和200多架飞机的兵力,对鄂西地区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5月,王甲本率79军98师前往增援。

陈永成说,有一次,他们10多人潜伏在山上的密林时,看到日军的一支部队从山下经过。原本准备让这支日军吃点苦头,但日机恰巧从头顶经过,“战友们只得立即隐藏。我当时站得比较高,担心部队被飞机发现,立即从近3米高的台上跳下来隐藏。当时我的身上背了几十斤的机枪子弹,跳下来的时候,子弹抵着胸口撞在地上,回去后就一直隐隐作痛。几十年过去了,最近去检查肋骨,医生说右边肋骨早已变形了。”

之后,陈永成又随部队参加了被称为“东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常德会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不但迟滞了日军的进攻,还击毙日军1万多人。

“我们当时在常德城外跟鬼子作战。”陈永成说,那时候很难吃到一顿热饭,“在山上不敢生火做饭,害怕炊烟一起就把鬼子的飞机引来。往往一天都吃不成一顿饭,但打仗那会儿很少感觉饿,思想都高度集中在如何打鬼子上去了。”

林岩  “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到处爇红炉,周回下罗幂。暖手调金丝,蘸甲斟琼液。醉唱玉尘飞,困融香汗滴……”这是晚唐诗人张孜描述长安贵族在寒冬时节的生活场景。  在鸟雀难觅的大雪天里,长安的

近期国内天然橡胶市场行情动态_首个wi-fi289地铁
英超_供货安徽庐江小麦面粉持续上扬
超巨星参宿四出现热气体伴有地球大小冷气体_今年首个登陆台风
尊贵富豪范163九天仙梦2性感女仆求包养_中超直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