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七彩花 第024章师父赢得美人归 闵叹余悲化俪曲

2020-01-14 18:5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彩花 第024章师父赢得美人归 闵叹余悲化俪曲

二师父听了xiǎo童这番话,被储碧薇的这种行为激得怒不可遏,便命xiǎo童们去把储碧薇唤来。碧薇听説二师父让她过去,为xiǎo王爷唱曲助兴。忙换好衣裳来到xiǎo王爷屋内。见xiǎo王爷、二师父等都在,便给xiǎo王爷行了礼。二师父见她满面春风的样子,十分得意,更加生气。便怒道:“储碧薇你眼里可还有王爷?”四师父叹道:“二师父此话诧异?我怎敢没王爷,王爷乃救我之人这情薇儿没齿难忘的。”二师父冷笑道:“储碧薇你这嘴很会説的,那我且问你,王爷让你去讨好皇帝你可忘了?”四师父道:“自然是听王爷的安排。”二师父道:“那你为何再去偷人?这又怎么解释?”储碧薇大惊失色见事已败露,便泪汪汪的説:“甚么偷人?”xiǎo王爷把手里拿的酒杯朝储碧薇砸去,碧薇便一闪酒杯咣当一声落地。险些砸到她头上。

xiǎo王爷道:“你这个不要脸的xiǎo娼妇,竟敢在五道馆做苟且之事,敢背叛王爷,来人给我拉下去斩了。”众人一听忙跪地求情。二师父对美艳如花娇滴滴的储碧薇早已心动不已,只是她早已是王爷的女人,无机会下手而郁郁不乐的。又见她和三师父卿卿我我早就有气,满心妒忌的。今听xiǎo童的一番话,本想隐瞒这些,可细细一想不告诉xiǎo王爷,万一储碧薇真和三师父逃走了,献给皇上的人选目前也只有储碧薇,还没合适的人选,真的把储碧薇除了,那可怎使得?而哪七个女孩虽貌美如花,可有些方面到底不如储碧薇,会讨男人欢喜的。可储碧薇年纪也大了,不如让她去教那七位姑娘,让她们好好学,又年轻貌美,岂不更能迎合皇帝的宠爱?二师父道:“xiǎo王爷息怒!除了她是xiǎo事,我们的计划就毁于一旦,请三思啊!”説着,走到xiǎo王爷身边,便在xiǎo王爷的耳边叽叽咕咕一番。xiǎo王爷由怒转喜,便道:“储碧薇看大家求求情的份上我饶了你,从今往后你只许住这里。”储碧薇diǎndiǎn头。

二师父命xiǎo丫头们给储碧薇去沐浴。沐浴完毕。储碧薇被xiǎo王爷糟蹋一番,让她感觉生不如死,事已完毕。xiǎo王爷道:“张启翔从今日起这个女人属于你的了。”张启翔忙谢过xiǎo王爷,心里岂有不愿意的理?xiǎo王爷便回屋休息去了,二师父忙跟了去送xiǎo王爷。储碧薇见身上被咬的牙印又被扭的一块青一块紫的,感觉痛苦难忍,泪水便流下来。张启翔见储碧薇这般情景,便亲自给她泡药水泡澡,已完毕。便抱到床上去了。

二师父命xiǎo童拿来药,便给她敷上药。又命xiǎo童端来莲子粥,忙让储碧薇趁热吃些。储碧薇虽心疼可她已怀上了凡懿的骨肉了,为了孩子也要活下去。本想二人逃出去,再把这事告诉凡懿,如今事成这般却也心灰意冷了,已无脸去面对凡懿了。可为了孩子也该活着才是。于是便把粥吃完。二师父忙扶储碧薇躺下盖好被子,便退去了。储碧薇因敷了药感觉已不再那样疼痛难忍了,便睡着了。

经过几天的调养,身体已康复。二师父见储碧薇已好了,故然十分开心,便和储碧薇行乐。储碧薇日思夜想凡懿已神情恍惚,竟把二师父当凡懿了。储碧薇早已神魂失据的,偏偏便宜了张启翔,而张启翔万分喜悦的,二人便情意绵绵。慢慢的碧薇清醒过来,这才发现与她亲热的人不是凡懿而是张启翔,虽张启翔的模样儿好过凡懿,但在气质方面却比不过凡懿的。碧薇的心里来説已乱了,可她感觉到与启翔的那种感觉实在太美了。储碧薇抬头见窗上已贴上喜字,又见生米已成熟饭。她叹息着,但又想到有了与凡懿的骨肉,为我和凡懿的孩子也要坚强些才好。

三师父原想与碧薇私奔,正好祖师爷命他给贵族们看病去。昨日刚回来,听祖师爷説,明日储碧薇和张启翔要结婚了,真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严凡懿便跟祖师爷等去参加婚宴。严凡懿见碧薇满面春风的笑意时他竟然呆了。严凡懿心想:“薇儿你已是别人的新娘了,原来你对我的感情都是虚情假意的。”想到这。心疼如刀绞便离去了。严凡懿从此便心灰意冷了,可虽如此,可严凡懿闭上眼睛都是储碧薇的样子,每次想她只有借酒消愁,无奈的苦笑罢了。如今,好好的鸳鸯就这般拆散了。张启翔向xiǎo王爷献的计谋已得逞,自是得意的。储碧薇便每日服侍着张启翔。

次日清晨,储碧薇便一人去外面散散心,不知不觉来至和凡懿相见的地方。谁知凡懿也坐在那发呆。碧薇便坐一旁。严凡懿抬起头见薇儿欣喜若狂,欲想抱她,但他没那样做。可知她已是别人的妻子,已不是他的女人了。凡懿叹道:“薇儿,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碧薇流着泪説:“我有爱的选择吗?他们逼我拜堂,不是我所愿意的,我爱的人是你。”严凡懿冷笑道:“不!你当着众人的面,满面春风的样子又如此得意,怎会他们逼你呢?”储碧薇知解释是无用的便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凡懿。凡懿听了发起呆来。储碧薇道:“凡懿我不是好女人,只是已有了你的骨肉了,等生下来我就交给你。”説着,便哭泣着离去了。

且説,这储碧薇把事情的原因都告诉了严凡懿。这话对于凡懿来説,可真是雪上加霜,明白了这一切,只感觉头一阵阵晕眩而昏了过去。闵月芯和七位姐姐也正在山上采野果,xiǎo石头因留念那次和芯儿的美好梦境,也来此地静静地待会儿。xiǎo石头刚想离开见严凡懿和储碧薇在説着话,便仔细地听着,听到伤心处也不由地伤感起来,心想:“原来做人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开心的,也有烦恼的时候。”xiǎo石头见储碧薇哭着离去,又见严凡懿晕倒在地上,xiǎo石头忙去把姊妹们唤来。大家把严凡懿抬回屋内去了。

xiǎo童端来露水,一diǎn一diǎn地喂严凡懿喝下去,凡懿慢慢的醒过来。闵月芯见三师父这般情景,也知和四师父的感情问题而成这样的。又知这些天他心情极差,没吃甚么才弄成这个样子的。闵月芯忙让xiǎo童端来滋补的汤来,给三师父吃下去,三师父感觉好些了,便睡着了。姊妹们见三师父无事便回屋休息去了。祖师爷和爷爷在一旁守着,留下两个xiǎo童照顾三师父。闵月芯回屋内坐下来。见这xiǎo石头可热闹了,忙的不亦乐乎的,一会跳在墨汁上面,一会跳在纸上。写着今日所见,三师父和四师父的话语来。xiǎo石头一面写着闵月芯一面看着。xiǎo石头写完便窜到盆里去洗了,闵月芯只顾看xiǎo石头写的字迹,却忘了给xiǎo石头洗掉墨迹,脸盆的水变得黑乎乎了,xiǎo石头也顾不得这些,便一下窜到芯儿的怀里。

此时的芯儿心下想来:“四师父好可怜的,只是祖师爷、爷爷不管人间之事。可她已是别人之妻,她自幼被爹爹卖到那个地方,可知三师父人品又是这般,对感情如此钟情,可巧与四师父结缘,这也罢了,偏又有了亲骨肉。所谓藕断丝连,可见够缠绕人心的。”想到这。见xiǎo石头已在怀中,便説:“xiǎo石头你写的话语,这些是秘密,不好让别人看见的,我把它烧了,你可别生气呢?”xiǎo石头听了便上蹿下跳的,又跳到墨里面,写道:“好的。”芯儿便拿起稿纸对烛光diǎn燃,不一会已化成灰。

芯儿这才放心。沉思了一会儿,便拿起笔来,写道:《忆梦》玉晨吹箫喜奉迎,宠柳娇花如心醉。絮果思忆化玉蝶,夜月花朝已成泪。形枉影曲那流年,我问前世笑人痴。云花愿与侬相伴,相知相昔到永远。写完便搁笔。闵月芯抱起了琵琶,深情地一边弹,一边唱着。一旁的xiǎo石头也左转来右转去,左跳跳右蹦蹦,随着柔美的乐声而转动着。唱着唱着,闵月芯感觉困倦了。忙给xiǎo石头洗干净,见自己的白衣裳被xiǎo石头弄上了墨汁,也忙去换好衣裳,便抱着xiǎo石头睡觉去了。七姊妹每天勤学苦练,弹唱舞曲已熟能生巧了。

储碧薇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张启翔也知这孩子是严凡懿的亲骨肉。虽深爱着储碧薇,但心里不怎么舒服,见到她挺着肚里的孩子满心的妒火无处发泄,每日喝些闷酒,便不和储碧薇一室,让丫鬟们服侍储碧薇。不久,储碧薇却产下龙凤胎来,便交给了严凡懿。祖师爷已知晓,因三师父乃自己最宠爱的弟子,再説孩子是无罪的,便找来了两位奶娘来照顾两个孩子。

严凡懿自有了孩子,心情转好,不再喝酒混混沌沌的度日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上海中大医院评价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治病怎么样
安顺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六盘水十佳癫痫医院
防城港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