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一剑斩仙 第七十章 天香楼仙儿姑娘

2020-01-14 12:5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剑斩仙 第七十章 天香楼仙儿姑娘

“我爷爷的名声如何,不劳老先生费心。只是没想到,老先生您不仅知礼,还对官场上的规矩如此了解,真是让学生刮目相看。”苏起淡淡地说道。

“竖子!”老先生气得一吹胡须,却不能当场发作。苏起明明就是在讥讽他表面上仁义礼智,实际上却暗中偏袒保护李书同,可偏偏说得很是隐晦,陈老先生自恃身份,自然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苏起互相讥讽,逞口舌之利。

“你以后最好不要作奸犯科,落在我的手里!”老先生沉声说罢,拂袖而去。

田攸看着陈老先生离去的身影,不屑地说道:“这老匹夫。”

“之前我还纳闷,你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现在看来真是一步好棋。不费一兵一卒,便干掉了邹君浩的五个帮手。”乐盛称赞道。

“恐怕今天邹君浩知道以后,要气得睡不着觉了。”周承国笑道。

“真是可喜可贺。今日大家正好齐聚,又赶上如此大快人心的事情,我们去喝酒如何?”田攸提议道。

“甚妙!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一起喝酒了,上次喝酒还被几个山鬼门的人打搅了一番,真是扫兴至极。”乐盛抚掌道。

“今晚还是去望鹊阁?”申诚问道。

“天天望鹊阁,早都吃腻了。这次,我们去个好去处。”田攸神秘地一笑,“天香楼。”

“噫!使不得使不得!”乐盛一听,满脸涨红,“那、那种地方岂是我们这些人去的?”

乐盛在几个人之中年纪最小,又是出身将门,心思单纯,一听要去天香楼,便有些不好意思。

苏起早就去过好几次烟花巷,自然也知道天香楼是烟花巷中最大的一座花楼。虽然里面的女子都是卖艺不卖身,但推杯换盏、耳鬓厮磨一番还是免不了的,这些血气方刚又脸皮很薄的年轻人对这种地方自然是避之不及。

田攸哈哈大笑,一拍乐盛的肩膀:“老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年纪轻轻的望族之后,若是连几次花酒都没喝过,以后怎么见人?你可不要扫了兄弟们的兴致啊。”

“走吧,难得田兄这么坚持,正好趁此机会讹他一笔。”周承国笑道,“再说,天香楼也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堪。”

“苏起,你说呢?”田攸问道。他在前一阵子帮了苏起一个大忙,给他的铸剑坊好一番造势,所以在这几人中,他和苏起关系最近。

“田兄要当这个冤大头,怎么能不给面子痛宰一顿?”苏起微笑道。

“好!这才有‘燕国第一纨绔’的样子嘛!怎么样,乐老弟,我们这就走吧?”田攸笑吟吟地看着乐盛说道。

“好、好吧,但事先说好,我只喝酒啊!”乐盛红着脸道。

“哈哈哈,当然,你还想干什么!”田攸和周承国等人哈哈大笑,几个人结伴乘马车,前往烟花巷中。

……

……

天香楼只是一座三层小楼,并不算太高。但与其他的酒楼不同的是,天香楼占地面积极大,院中还有长亭、假山,遍植垂柳,虽然在烟花巷中,却颇为安静,所以深受一些达官贵人的喜爱。

华灯初上,轻烟漫笼,天香楼中莺莺燕燕,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

这其中的女子并不像其他的青楼一般倚栏卖笑,也不浓妆艳抹,只是在树下抚琴或者在花丛间起舞;来客也不像其他青楼的嫖客一般急色,经常和这些女子聊几句风月诗歌。

田攸显然是常来此处,和凑上来的老鸨寒暄几句之后,便领着众人直上二楼,在一处雅间坐定。

乐盛十分局促地坐着,摸着地上柔软舒适的红毯,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向沉默的申诚和韩英年倒是镇定自若,看不出任何局促的表情。

田攸笑着拍了拍乐盛的肩膀:“放松,别紧张。我们可是来享受的。”

“这位公子一看就是第一次来吧?要不要安排一位年长些的姑娘来帮忙放松放松?”老鸨满脸堆笑。

“不要那么麻烦,你就把所有的头牌都叫来,我们自己挑就是了。”田攸随意地挥挥手。

“咳咳,田公子有些日子没来了,其实,我们这里当红的头牌已经易主了。”老鸨说道。

“嗯?易主了?那有什么关系,一起叫来就是。”田攸说道。

“田公子有所不知。我们这位新来的当红头牌有些小规矩,所以……恐怕不能和其他的姑娘们一起来。”老鸨赔笑道。

“嗯?什么规矩?”田攸的好奇心也有些被勾了起来。

“这位仙儿姑娘有三条规矩,第一,轻纱遮面,第二,一舞千金,第三,不与其他姐妹同台。所以,若是田公子想见她,便不能再叫别的姑娘。”老鸨解释道。

“见不到容貌的人,都能成当红头牌?这可真是天下奇闻。”田攸有些不信,“我今日便要见一见,你叫她来。”

“田攸你悠着点啊,你没听到‘一舞千金’?”乐盛连忙一把拉住田攸,虽然对田家来说不可能拿不出千金,但一千金就为了看一支舞,这也未免太败家了。

“不用管,你去叫便是。”田攸对老鸨说道,“身上没带那么多金,明天你差人来田氏商社取便是。”

老鸨一听,便欢天喜地地去请这位仙儿姑娘了。乐盛仍然替田攸肉疼不已,不停埋怨田攸破费。

“乐兄弟你就安心吧,钱又不是出在你身上。况且,这种国色天香自然远胜那些庸脂俗粉,看一看总是好的。”周承国笑道。

“好你个周承国,平日里看着一本正经,实际上一肚子坏水!”田攸笑骂着,和几个人笑成一团。

“几位公子,仙儿姑娘有请。”

众人说话间,一个妩媚侍女敲门进入,将众人引领到二层的一座偏厅。这偏厅极宽阔,有一座两尺余高的舞台,台下是几张长案。看来这高台便是这位仙儿姑娘跳舞的地方。

“请各位公子稍等,仙儿姑娘马上就来。”妩媚侍女说完,便一闪身,从一扇侧门出去了。

众人在长案后的软榻上坐好,等待这位当红头牌的出现。长案上早已备好了酒菜,众人一边品酒,一边遐想这位仙儿姑娘到底该是多么国色天香的人物。

西安碑林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军海医院看病好不好
安顺中医癫痫病医院
廊坊哪些医院看癫痫病好
鄂州有癫痫病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