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逍遥军医 第961章 穿插

2019-10-12 23:1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军医 第961章 穿插

镇上自己的酒店现在就是修来给各种专家、技术人员住的,铁锤他们也有一部分住在这边,其他都在医院,正在建设的小岛上不住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推开面朝大海的木框窗,一股清新的海风就把白色的纱帘吹起来,站在落地窗边的牟天博都觉得心旷神怡。

周琳菲还不太习惯这时候女儿不在身边,坐在另一边的藤编椅上左顾右盼,看这宽大高档的套房设施比得上他们在高级酒店的感受:“好像……还不错哦?”

牟天博点点头:“奇人异士就应该是用来形容巴志明这样的,他不太平常的经历改变了自己的眼光和世界观,做事当然不太一样。”

周琳菲还是鼓励自己丈夫:“你才是那个年代眼光最好的,我只想小菲过得平平安安幸福就是了……我觉得他这个还是有点吓人,动不动就打呀杀的。”

牟天博看着咫尺之外冲刷洁净沙滩的海浪白沫,沉吟一会儿:“你也说我是那个年代的最好,未来怎么样,我那一套是不是还能行得通,都说不一定,起码我现在的做法已经泯然众人,跟我这个档次其他的企业家同仁没什么区别,大家都是不停的在商业领域投资、寻求回报,观望政治效益……但巴志明跟小菲的格局就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范畴。”长叹一口气:“我还是很支持他们的,这一次有个很清晰的感受了。”

牟晨菲的感受更清晰,没有习惯性的在爸爸妈妈那边,已为人妇的她坚持挽着巴克的手臂一起,就在牟家夫妇百余米外的另一间别墅院子,站在一大片整齐排列的步枪面前!

两百来支美式m1步枪,旁边有五箱弹药,铁锤很无奈:“能从正常渠道购买的,就只有这么点,再多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了,三千多发,每支枪只能分两个弹夹都不到

,这点子弹别说训练,连打一场冲突战都不够。”

巴克随手拿起一支来看,很明显已经重新擦拭保养过了,没了之前腻腻的黄油,入手干爽冰凉,机件滑刷的拉动几下,保养良好:“其他枪支还有多少?”

鬣狗耸耸肩:“加上他们自己手里的,十八支ak步枪,二十一支m系步枪,手枪有二十七支,乱七八糟其他的枪械十多支,弹药略微多点,不过也就是能摊到每支枪五六个弹匣的程度,但手枪弹药比较好买,限制也不大,不少都已经分发给奥摩教自卫队了。”

安德里斯递过来一截易拉罐粗细大小的镀锌水管,上面用切割机横七竖八的划了不少口子:“那批炸药倒是很富余,能做好几千枚手雷,你看怎么办?用爆炸队还是手枪队?”

巴克笑起来,就好像一百多年前,华国刚开始辛亥革命那个年代,为什么手枪队和手雷挺流行,有些暴动甚至大部分人都是揣了十多枚手雷,就因为相比弹药和枪支,这两种是最好自制的,他们在东欧也没少搞这种事情,要颠覆某个小区域的管制,就是给没有作战经验的平民发手雷和手枪。

但实际上这俩玩意儿,都属于闹得凶,吓唬没战斗力的警察还能取胜,但面对荷枪实弹的步枪手和正规部队,那就送死的多了。

安德里斯这个大心细的显然在探询一个底线,到底是把布桑加岛上的自卫队当成炮灰,彻底灭了这些人的性命,让自己人没了管制,还是要真的把对方培养成有战斗力的队伍。

巴克摊开手:“这不是在东欧了,没了他们,我们就没有资格在这片岛屿上立足,只有帮助他们生存下来,我们才能依附在这里,这里是海岛,不是大陆,有些思维模式要改变,我们不可能占岛为王的,那不是海盗么,国际社会都要得而诛之。”

一直没吭声的巴拉耶夫说了个信息:“货轮从普吉岛运送物资过来经过一片很狭窄的海峡时候,遇见了海盗,抢了另一条韩国货轮。”

巴克很吃惊:“真的还有海盗?”

几条乌克兰大汉都耸耸肩,鬣狗稍微嬉皮笑脸点:“世界这么大,如果不是你找到这样一条生存途径,也许我们都觉得当海盗比在家乡求生更容易吧?”

看来呆在这天堂一般的岛屿上,懂得享受生活的乌克兰人更珍惜这样的际遇。

牟晨菲听不懂乌克兰语,但坚持站在旁边看那些从来没接触过的枪械,吴梦溪不争这个门脸,轻松的靠坐在后面草棚屋檐下的沙滩椅上看着,似乎那个背影来到身边就安定多了。

巴克脑海里有点轮廓,拍拍鬣狗的肩膀:“把那些自动步枪拿回来,等我太太一家离开菲律宾,我有主意。”

这些老伙计一听他的意思就知道,喜笑颜开的点头。

就是个明着说换身衣服的时间,牟晨菲穿上一条巴黎手工墨染银花连衣裙,素净优雅的宽松,抓住巴克的手小心翼翼挑着沙滩上不陷脚的地方走,吴梦溪牵着巴克的另一边的手,三人沿着沙滩走过去,一个古朴的木质栈桥边同样换了沙滩裤,宽松裙的牟家夫妇就等在草亭里,当地侍应正在给他们调制冰镇饮料。

不在这里多呆,正是下午三点过最炎热的时候,吴梦溪指栈桥边的一排乌黑梭形渔船,相互扶着上船,三位女士在中间,牟天博在最前面,巴克在最后方操舟,无非就是根发动机长杆,没什么难度,阿怒帮忙把船推出去,自己带着两条狗就站在栈桥上,看着十来米长的小艇冲出栈桥边的停泊的区域,就划出白色的浪花水沫疾驰而去。

牟晨菲戴了顶大大的圆边遮阳帽,惊叫一声,不是吴梦溪帮她系好带子在脖子上,差点吹飞了去!

牟天博有气势,以前经常梳成大背头的头发现在不需要弄,直接就全都吹得往后竖立,脸上的墨镜都像扣在脸上一样了,脸上有点松弛的皮肤被强风吹得一浪一浪得,他毕竟已经六十岁了,也许正是这种岁月不饶人的感觉,让他迫切的希望找到接班人,起码能照顾好女儿的接班人。

跟在丈夫后面蹲坐的周琳菲不太在意周围景色,只回头看女儿,加上上船时候就觉得吓人,索性背转过来靠着牟天博的,双手抓紧了两边的舷边,看后面的吴梦溪还笑着给女儿脖子上补点防晒霜,牟晨菲高兴的接受了,展开手臂要求再多弄点。

吴梦溪随口给身后的巴克指挥方向,她多熟悉这一带了。

小艇离弦之箭一般穿插向海洋深处。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保山治疗妇科医院
吉首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苏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保山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