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空之国 第三十一章 不堪累积 谷文承

2020-01-16 16:1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空之国 第三十一章 不堪累积 谷文承

马路上,紫色的诗人和男孩并排走着,

「李贺,不知道这样称呼你会不会不好……」男孩望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男人说道。

「没事的,谷文承,当然如果你叫我长吉的话我会更舒服一点。」

「称你的字,会更好一些是吗?」

「自然,鄙人所处的时代,如果用字称呼会更加符合礼仪,而且显得亲近一些。」

「那好,长吉,我今后就这么叫你了。」

「那么,文承,鄙人也用小主人对你的称呼了。」诗人转了过来正色道,又转过身继续踱着步。

「嗯……对了长吉,其实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男孩看了一眼穿梭而过的车灯说。

「说吧文承。」诗人将两手背到身后,任轻风刮着长袍。

「你是怎么从唐朝过来的?」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我最后的记忆是回到老家快要咽气的时候,在床边有一个美人看着我离开了世界,之后我的灵核以法源的形态一直弥散在高空中……是个什么感觉呢?如果说是和天空融为一体的话大概就是这样了……不知道过了多少个秋天,醒来的时候就是带着眼镜的小主人惊吓的眼神了……准确的说还有飘在屋子里的诗。」

「飘在屋子里的诗?」

「是啊,或许是鄙人的灵核得以具象化的手段吧,但毋庸置疑的是,我的灵魂似乎和小主人绑到一起了,因为作为灵核状态时的记忆很模糊了,所以我不确定是不是很早的时候就寄存在小主人身上了……」

「人死后的灵魂可以继续存在吗?」

「是的文承,或许是带着夙愿的原因,灵之壁能够很好地维系灵核的存在,不过具体原理我也不是很懂,柳真应该很懂的样子,她以前打过比方,说是灵核和法源就像是DNA和蛋白质的关系,灵核也可以有不同的质能形态存在着……具体你可以找机会问问她。」

「嗯……对了长吉,我想再确认一下,你说的小主人,就是苏濛了?」

「正是,看来鄙人是和这个孩子有缘分呢。」

「她把你召唤出来是什么时候?」

「半个月前吧……」诗人看了看月色,又从怀中掏出看了看日期。

「半个月了啊……不过为何以前不曾见到你呢?」

「嗯……怎么说呢,小主人并没有给鄙人什么明确的命令,让我随意就好,所以就一直在外面了。」

「很奇怪的主从关系……」

「嗯……当然,鄙人也一直在想能否为可怜的小主人做点什么……」

「嗯,那……你最近都在做什么?」

「文承,说起来怕你笑话,鄙人在想办法挣钱。」李贺放慢了步伐,看着地面若有所思。

「挣钱?打工……?」

「嗯,一开始有做过快递员、外卖员什么的,但是身体没撑得下去……」诗人朝着地面露出一丝苦笑。

「噗……你一个诗人,去做快递员?」

「是啊……」诗人扬起不堪回首的嘴角。

「后来呢?」

「后来又想过去工厂里做一名工人,但是因为没有身份证,所以没进得去。后面也做过房产中介和股票经纪人,但或许是口才不好的原因,总是抢不到客户……最近总算确定下来做起小生意。」诗人一顿一顿说着,带着生涩的吐词和落日般的嗓音。

「做生意?」

「嗯,一开始我也困惑,到底干什么好,本来想卖点字的,但好像字画都卖不出去的样子,后来去夜市摆过一阵子摊,结果没选对地方,因为无证经营,摊子给没收了,说起来,其实那些货也卖不出去的样子呢,呵呵。」诗人挠了挠头笑道。

「为什么卖不出去?」

「或许是我自己比较喜欢魔幻的东西,进的货都是一些卡牌桌游什么的……」

「是啊,桌游的话,放在夜市确实很难卖的样子呢。」

「直到最近,才看到一片荒地没人打理,就在那里种起了花。」

「种花?」

「嗯,说来惭愧,鄙人身无分文,缺少启动资金,就跟小主人要了些钱,买了玫瑰、月季、鸢尾花和百合的种子,当然还有实惠的二锅头,一桶一桶的白干也不错……不过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包装……」

「好……浪漫的感觉……可是,种花挣钱吗?」

「还行吧,这段时间下来,总算能摸索出一些门道来,买家虽然都是附近的散客,但也算稳定,现在勉强能养活自己,等下一批的采完,或许就能给小主人分红了。」

「苏濛她……知道你种花的事吗?」

「小主人还不知道,或许是怕她担心的缘故吧,鄙人不曾跟小主人提起鄙人的去向。」

「这倒也是,看你胡乱折腾倒是其次,按照苏濛那个性格,一定是怕委屈你。」

「嗯,正是如此,也请文承不要和小主人谈及此事,就当是我们两个男人间的约定吧。」

「男人之间的约定吗?」

「嗯,或许等哪天鄙人的花田更大更开阔,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时候再请小主人去看。当然,文承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们两个男人一起看着花田喝酒吟诗如何?」诗人朝着男孩暖暖地咧着嘴。

「长吉……」男孩带着一丝酸涩望着诗人注视许久。

「说不出来为什么,但……总之很想感谢你。」一席凉风吹过,男人的长发飘舞,昏黄的灯下印着一个俊朗而沧桑的面庞。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分别的路口,两个男人驻足在路边,面对面站着欲言又止。

「对了文承,留一下我的号吧。」

「你的号?」

「我不确定你有没有我的,但我的上是有你的名字。」李贺晃了晃手中的小屏。

「是苏濛的。」男孩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是啊,大概没有什么需要联系的人了吧,她这样对鄙人说,就给鄙人用了。」

「记得,记得,」男孩用力的点头,「我记得她的号码,虽然……很久以前删掉了……」

「是吗……那就好。」李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准备转身。

「对了长吉,你喜欢苏濛吗?」男孩看着风飘过紫色诗人的长发,低下头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刚刚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

「文承,这确实是个很奇怪的问题,我在意的是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李贺转身正色看向男孩的眼瞳,带着长辈式的表情,「小主人对于鄙人来说并不是你所理解的那样,鄙人到更在意她身上的朴素以及背后的一丝哀伤,比起那油壁车和西陵下又是一番滋味。」

「油壁车,西陵下?」

「嗯。」望着男孩困惑的神色,诗人短暂而肯定的点头,不再做赘余的补充。

「对了长吉,刚刚又听到柳真和你聊什么回环?还有……你以前见过我?」

「是的文承,鄙人的灵之壁能够很好地将记忆吸纳进灵核,至少前面几次见到你,你还会用一些简单的魔法呢,不过你的光弹要比柳真小很多。」诗人露出豁达的笑。

「小……多少……」

「如果把柳真的光弹比作篮球的话,你的应该就是圆珠笔芯吧……」

「这样啊……」男孩低下微红的脸。

「所以鄙人看到你的战斗方式,感觉要比以前合适。」李贺拍了拍谷文承的肩,深吸了一口气,「还有呢,柳真的性格也变了很多,以前可是一直笨蛋笨蛋的吵你吼,不知道为什么对你越来越温柔了。」

「为什么呢?是因为记忆叠加导致了性格变化吗?」男孩抬起头眨着好奇的眼睛。

「大概是吧,你知道我摆摊的时候认识一个友人,他是写小说兼职摆摊卖书的,为了写第三周目的故事会先写前面两周目,他花了三个月写了41.8万字,然后一把火烧了,从零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写第三周目,之后的故事自然全都变了……」诗人抓了抓下巴,「如果非要打比方的话呢,那么柳真的记忆就像那付之一炬的文稿一般,不复存在但又留有痕迹。」

「原来如此……或许是记忆累积上去的原因吧,或许是她骂累了,哈哈。」男孩发出春风般的笑声。

「或许,是呢。」

「好期待啊,看看作家不为人知的底稿或许也是一种奇特的体验。」男孩舒展了身体看向月轮。

「不过那都是不堪回首的黑历史吧,同为创作者,鄙人知道初稿都是垃圾的道理。」同样看着月色的诗人露出悠远的笑。

「那么长吉……如果说是循环的话,我倒也能理解一些了,可是……怎么才能结束这个循环呢?」男孩带着认真转了过来,垂下的拳头紧握。

「我也不是很清楚哦文承,不过……」李贺带着海风般的眼神看向男孩,

「说不定解开回环的人就是你,深夜诗人。」

第一卷「深空回环」完

仁爱医院梁平
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
吉林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海南治疗牛皮癣方法
泰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